半月

沉迷花滑无法自拔,爱羽生爱天总。住宿生活跃在周末的午夜里

花了一晚上看完了灵契漫画,我更喜欢漫画的画风一些,后面的剧情也很不错反正我是挺喜欢的,估计还会等更新。。但现在的问题是。。






我在腾讯动漫上看的要没钱了啊⊙▽⊙

【摧仙】剑侠客栈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大概也不知道写了个什么东西,逻辑已死。偏友情向。

    多人客串且戏份很多。

    我很努力避免ooc了,但效果好像并不显著。

    每次写摧仙都不敢去拿我家的抹桌帕。

——

       江里浪,湖里淘,生死在外,侠义在天,要豪情万丈,求快意恩仇,喝是一坛美酒,斩是心中是非,浮名千秋,难以高就,八方不平,义气相救。

        此谓江湖。

       
        “客官,打尖儿啊还是住店啊。”
        “小二,你这儿有什么好酒好菜?”

         店小二挂着一副朴实的笑脸,手上忙活着把木桌抹干净,在这偏远小镇上,淳朴的民风总归是令走遍了大半个江湖,见了不少人间冷暖的人惬意些。兰摧玉折把斗笠磕在桌上,心情一好,倒还想多多关照一下这客栈的生意——

        “这次我们打赌,沐帮主这次回来还剩几根头发丝儿!”
        “这还用赌,他这次走了这么久,脑袋上肯定没头发啊!”
        “诶你们听说了吗江湖上有消息说沐帮主跑去少林寺了,回来要是有头发我跟少林寺急!”
 
        兰摧玉折是万花出来的江湖高手,这点不加掩饰的讨论声是清晰的入耳一个字也不漏,心里有些怪异,这沐帮主在江湖上也是一个有些许名气的人,这帮人就这样大大咧咧的甚至还有些嫌弃的提起他来,来历倒也值得深究。心里也是要提防一点,手里却不慌不忙的给自己斟了杯茶水。

        “我说你们,”二楼上下来一个人,官话不是说的很好,听味道像是巴蜀那边的人,兰摧玉折好奇的抬起眼打算一睹来人的面容,那人却把脸围的严严实实的,只留下一双眼睛咕噜咕噜装满笑意转个不停。

         “你们这么恐怖的吗?哈哈哈哈,他沐某人那还有几根头发挺倔强的哈哈。”那人话语上像是在为不知踌躇在何处的沐帮主帮腔,但看他那笑的直不起腰的模样,怕是一句空话。

         “兄dei!你说啥是啥!我也觉得沐帮主没头发!”

         “好!小周!有我仙某人一口饭吃就有你周某人的酒喝!”

         兰摧把茶水一饮而尽,忍住了堵耳朵这不属于高手风范的动作,却也是将眉头皱起。

        不过这“仙某人”听着到耳熟……

        “那我们这赌约就立下了哟,不许后悔哦。”大夏天把自己捂的严实的人说话软了起来,也挺好听。“谁输了谁娶王大娘哦。”

        兰摧悄悄回头看了眼剩下围在周围的人,不知为何此话一出寂静无比,被称为小周的人咳嗽几声:

        “我跟王大娘是兄弟,不能娶的,而且大娘唱歌那么好听,我们得给她找一个世上无双的公子。”

        “诶对对对。”其余人都是小鸡啄米式点头,兰摧玉折耳力好,偶尔还听见有人打算加去拦截沐帮主剃了他的头发,好不输赌局。

        兰摧吃上刚上来的酒菜,摇摇头,心里念道是人心可怕,人心可怕。

        “去你们的,又在说我什么坏话呢?”
        所谓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女子声音清澈入耳,声声婉转,兰摧评价着,刚刚那个声音震天的人说的是实话,这嗓子是天赐的,唱曲子肯定是动人的。

        “没~有!”

        “没有个鬼,当我聋了啊你们。”
        女子穿着简约,面容姣好,也不矫揉做作,恰到好处的混在这群人当中,举手投足间都自然洒脱令人喜欢。

         “仙儿,你蒙这么严实干嘛,打算杀人放火啊”年轻的“大娘”也知道都是好友们在开玩笑,假装责怪了几句转瞬就不计较了,开始打趣起引起兰摧兴趣的那巴蜀人。

         “我这可是正经生意,别把客人吓跑了。”

         兰摧玉折这类的高手就算视线不在那边的人群也感受的到王大娘瞥向自己的目光,虽然不太自在不过令兰摧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真的是正经客栈啊!

         “我很出名的好吧,被人认出来很麻烦的!就很烦你资道吗。”仙儿话说这么说,但自己已经呼吸困难,吐出来的字句听着就云里雾里的,周公谨呲着嘴先上手把从仙某人脖子开始围到下眼睫以下的围巾一层层剥开,等拨弄完了,仙人已经虚脱了一般,大口大口喘气,脸上还余有红晕。

         “小周还是你懂我啊。”

         “不是兄dei,大夏天这样子伪装,我也很佩服你啊。”周公谨冲好友竖起了大拇指“走在大马路上天策府的人都是按照神经病的标准抓人,都不以为你是强盗的。”

         “滚你妈的!”

         兰摧玉折闯荡这么多年江湖,头一次觉得自己耳朵怕是要给说聋了。把筷子一放,潇洒的转过身,目光正和刚刚重获新生的仙人相对。

         仙某人发誓,这张伪善的娃娃脸曾经在扬州城里见过一遭,可那人混在自己的粉丝群里竟然对自己报以无视的态度就很让人影响深刻。
        
         兰摧玉折则突然想起了“仙儿”这名字,当时路过扬州艺术一条街,被所谓仙儿的一堆粉丝团硬生生把他这个年少成名的武林高手从扬州城挤到了扬州城外。

       此次一见,你也很牛逼啊。

       “我说各位,”王大陆出了声儿“别赌王大娘嫁给谁了,干脆仙儿赌输了就和那少侠搭讪了。”

        “我不!王大陆净出些骚主意!”

       这一声可谓是震天响地,不知为何兰摧觉得有些不爽。

        你不,是吧,那我偏要。

        “兰摧玉折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这想法一现,兰摧立刻反应过来,颇为疑惑和别扭的嘀咕了一句。“伪善的娃娃脸”皱成了一团。

         “诶这位客官我们客栈的饭不好吃吗,脸皱成这样就很恐怖你资道吗?”兰摧不注意,仙人竟然已经搬好了小板凳坐在他身边了,可是把人吓一跳“怎么嗦,我就有点小桑心,你资道吗。”

        “没没没,老哥你们这儿饭很好吃。”

         兰摧一慌,下意识的就喊着老哥。

         “真的!嘿嘿,好吃你就在多吃点!没事儿!我请客!”

         兰摧本先打消的顾虑又涌上心头,十有八准这是个黑店。

          “诶不用了老哥,这怎么好意思呢。”

         你我不相熟,各自还藏着报复的小心思,兰摧玉折是小心的推迟,和仙儿不动声色的抢着酒壶要给对方倒酒。

        我倒要看看这酒有什么毛病。

        “大娘,我怎么看着这俩人不像是要好的样子啊,真没问题吗?”一直很安静的小艾闪身躲过飞过的筷子,有些担心。

        “谁让他输了呢,玩笑话他也赌的是有头发啊。”

        “啊!啊啊啊!!”
        一楼的人闻声朝二楼瞧去,被绑着的沐帮主一路嚎叫着夺门而出,躲避着身后穷追不舍拿着剪刀“嘿嘿嘿”的狩殇。

         “别逃了,大家要你头发死,岂敢留它到五更。”

        兰摧筷子都掉了。

        “就怎么嗦,小东。”
        仙人诚恳的望着兰摧。
        “大家都很不容易啊。”

        “是兰摧玉折。”
        “好的兰摧玉镯。”

        “兰摧玉折。”
        “哎呀兰摧玉镯吗,怎么肥四你连自己名字还要重复这么多遍咯。”

        “算了随便你了老哥。”反正是察觉自己中了圈套输了赌约听了王大陆的话才来找自己帮忙开脱的。

        不过这是多不想输“娶王大娘”的赌约啊→_→

        “好的摧摧,谢谢你摧摧!摧摧你很帅!”

        摧你大爷,兰摧差点一口茶喷出来。

       “罢了罢了,”兰摧把仙人往这边扯了点,把自己的斗笠往仙人脑袋上一套,目光依旧在自己的好酒好菜上,却把几样菜往仙人那边推了推。

        “大夏天的也不嫌热,大名人戴着斗笠吧。”

        “嘿嘿,摧摧爱你。”
       
       

       

     

        

       

       
       

人得提升自己。

【摧仙】傻子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我也很怕嫂子的,抹卓帕。

——

       “摧摧,我再给你唱首歌吧。”
 
       “别,老哥。”兰摧玉折正忙着借个和尚号,但心下觉得今天晚上借了恐怕也玩不长,那边夺命连环,重庆狮吼王几分钟前火急火燎的把他吆上来陪他浪迹剑网三,现在呢,已经软绵绵的,声音也放小了很多,醉意完全藏不住。

       兰摧砸吧几下嘴,猜测对方可能已经趴在桌子上眼睛快眯成一条线了,或者一只手托腮强撑着眼皮,脑袋却一下一下的点头,摇头。

        “老哥,你瞅瞅你什么样了,要不下播吧,喝醉了去睡一觉,唱什么歌啊。”

        “我不!”
        那边的人情绪突然亢奋起来,兰摧玉折倒吸了口凉气,默默把耳机往下拿了点。
    
        “我没醉!我就是要给你唱锅!”
        仙某人手一挥,酒瓶子被他豪爽的一扫,轱辘滚到地上去,这一听,倒得还不止一个,兰摧听了,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好好好,唱吧唱吧。”
         这边妥协举手投降。

         “嘿嘿~”仙儿的笑一向有感染力,兰摧就算刚刚再怎么对他无奈也忍不住舒缓了轻皱的眉头,稍稍上扬了一点嘴角。

         “那我唱了哟,摧摧你要听什么。”

         “随便了老哥,你唱的都好听。”

         好好小祖宗快唱完去休息吧。

         “嘿嘿,真的吗?那我唱了哟。”
         仙儿听几句好话就开心的不得了,兰摧学想象中的那人一样托起腮,觉着这人也太好哄了一点,哪天说不准就给谁骗走了。

         “诶喂锐吧迪!那我唱一首《我四你的谁》送给摧摧!摧摧你遵的很帅你资道吗?嘿嘿~”
       
        兰摧没有搭理,只是静静听着那人多变得声线,手指在桌面上敲打着。

        谁有醉意?

        “摧摧这首歌好不好听,给你唱的。”

        仙儿声音里透着股得意和摧摧你可以夸我了的信息。

         “老哥你刚刚那首歌啥名字?”
   
        兰摧懒懒的问了一句,手在烟盒上一放停顿了一下又把烟盒扔了出去。

        “我四你的谁啊。”

        仙某人含糊的回着,醉酒带来的睡意又浮了上来,快要趴在桌子上了。

        “……”
  
        兰摧丢下手边的一根烟,长舒了一口气,才缓缓的说着——
   
        “傻逼。”
 
        犹如夏日一道惊雨,来的酣畅淋漓。

        又温柔了你。

        重庆扛把子结结巴巴支吾了一会儿没了下文,兰摧也不急,就默默的抓起那根烟也不管那边的动静了。

        “喂,兰摧玉镯。”
        仙儿往电脑蹭了蹭,好像这样离那边的人稍微近一些,声音也样近一些。

         “你才傻逼。”

         酒意微醺,化了心脾。

       
          “艹——”

 
          说笑着,折了手里的烟。

       

跑路遁地多天,吱一声。重新在看琅琊榜,对飞流的喜爱又重新复燃上升到快要饭上吴磊了。。。唉,要自控。










可是真的很好看啊!

各位老板多看我一眼,求这个谱子啊,麻烦了

我的手残点了百分之八十给了照相,我妈看着我给她照的运动照,嫌弃间皱着眉头删完了。。。哇塞,好伤心啊,躺平。。

【树洞】和熊争宠的日子不干了(论坛体)

✔给老茶的礼物,装可爱给你小心心。 @茶叶_Liana

    第一次尝试论坛体,多多包涵了各位老铁。

——
1l lz

事情大概如标题,lz现在正付诸行动把lz男朋友和他的熊锁在了卧房外面。

2l

虽然啥也不知道还是把楼抢了再说。

3l

标题透露着一种lz对生活深深的无奈与悲愤,点进来看才发现地主被人抢了,二楼拔刀吧。

4l

三楼打那么多字还在我前面,生无可恋。一个二。

5l

方块j。

6l lz

我去门口堵了个桌子你们怎么就聊到斗地主了?诶,现在谁是地主?

7l

我去,这啥也没说呢怎么就歪了?lz回来,事儿还没说清呢。

8l

别管地主了,早斗死了。真爱生命,远离黄赌毒。

9l

lz咋了还把门堵死了。小一对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合嘛。

10l lz

放心我是不会让他在床上和我吵架的。

11l

咦~

12l

咦~

13l

咦~

14l

咦~

15l lz

咦~你大爷,我们大家思想要向上,响应社会主义好嘛。这事儿是这样。lz和男朋友。。。别说这样称呼他还有点不好意思,就叫y吧,我跟y一开始很普通的前后辈的关系,y在我们那个领域非常杰出厉害,长得也好看,迷妹一把一把的。

16l

嗯,前后辈之间的纯情故事?

17l

啊,有一种小心翼翼的文艺感。

18l

啧,男神到手,天下我有。

19l lz

嗯,那个时候在我眼里确实是准男神,不太熟嘛,尤其是他比赛的节目,就是一种优美的不可亵渎的仙人的感觉,那时候只想着提高自己,变得越来越好,无论怎么说,至少还是想在领奖台上晃一圈的。

20l

等等,比赛要节目,领奖台,lz搞什么事业的?

21l

楼上还是收收好奇心吧,万一挖出来不好收拾呢。

22l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还是——突然兴奋⊙▽⊙

23l lz

我说你们。。。唉。。多谢21l理解,咱们继续嘞啊。和y熟起来是一场场比赛积累起来的,lz虽然是个东北人,但遇到前辈还是很矜持的(尤其是长得好看的前辈),至少我没有平时那么能闹。诶不是我夸,前辈温柔又好看,能力又强,性格坚韧,关爱后辈,对事业投入百分百热情与精力,关键很学霸。

24l

男朋友吹已上线,这像是吵架吗?

25l

不像。

26l

有一种前方狗粮的不好预感。

27l

来吧,来吧,lz的傲娇放纵。

28l

看戏看戏,求问你们俩人怎么走一起的?

29l lz

这个啊,说起来也奇怪,当时他眼睛瞎了,我脑袋抽了,你们信吗?

30l

其他的我不知道,lz可能脑袋抽了我倒是知道。

31l

其他的我不知道,lz可能脑袋抽了我倒是知道。

32l

其他的我不知道,lz可能脑袋抽了我倒是知道。

33l lz

卧槽你们几个意思。

好吧好吧,我认真来说。

y的话怎么说,在我们那个领域绝对是活成了一座难以逾越的丰碑,我的话,当时都觉得我很有天赋,前途无量,唉,其实我也这么觉得诶嘿嘿嘿,叉掉叉掉。y是日本人,一开始语言是非常不通的,我是东北人,英语难免带一点口音,也就不怎么说。

那个时候每次和他简短交流都不得不比划几下肢体时,我都郁闷的想不如一起去学个手语吧。

所以当我听见他说中文叫我小名给我加油时是懵了好几秒的。

妈哒我那群粉丝叫我小名他还学的挺快。

34l

有点甜,像是蛋糕的味道啊。

35l

甜,也可以说是巧克力啊。

36l

你们就不觉的也可以是苹果的清香味吗,还带着股青涩。

37l

楼上几个写手可以慢慢构思争了。我们先捋一捋啊,跨国恋,语言不通,前后辈,还有粉丝,冒昧问一下,粉丝团啥名字我能去做个站长啥的。

38l

求入团。

39l lz

略略略,你们当我傻啊,说了就掉马了。

我们继续啊,y和我一开始真的只是普通朋友,有人问我我偶像是谁,我想了想,就他了吧反正他最厉害。结果现在我一和他有点分歧,他就用那张冻龄娃娃脸凑近可怜兮兮的说:

“当初还说我是你偶像,现在你像是对偶像的态度吗?没爱了咱俩。”

哦,早知道当初就跳过他了。

40l

哈哈,y很萌啊,这样子你们怎么吵起来的?hh

41l

我要是和我偶像在一起了我一定是天天都看不够,一生一世爱不够,三生三世分离不得的。

42l

楼上当个写手自给自足吧。

43l

楼上讨厌~

44l

相亲去隔壁啊谢谢。另外y这么好怎么吵起来的同问。

45l lz

这么好,确实挺好的。。。

他的话随时会准备我需要的东西,会悄悄的偷亲我一下然后装作啥事没有的看电视,其实耳根子都红了还忍不住转过来偷偷瞧我。。。我。。我一东北人突然这么来一下。。当然还是挺害羞的,脸都埋进抱枕里了,别问我怎么脸都埋进去了哪知道他在偷瞄我,我总不可能大声告诉你我也在瞄他吧。

他呢,也会偶尔在我累得时候下一顿厨房,做出来的菜虽然抵不上大饭店的但我就是爱吃,就像他不告诉我他做菜又多了几个豁口我也不告诉他他今天把盐又放多了。

他还热衷于和我比身高,明明差不多高的,他坚持他要高上几厘米,逼着官网给他资料改高一点,当然不会随了他的心愿。

天气冷的时候他也会把我往他怀里裹,给我手心哈气,虽然有点别扭我也不好意思收回来。。说白了吧我就是有那么一点 。。就一点。。舍不得收回来。

当初我在中国给家人宣布出柜的时候,他知道了连夜赶了过来,东北的冬天啊,他连件厚实的衣服都没带就急匆匆的找我来了,见着我就和又找回了时间一样舒了口气,很温柔的慢慢笑开了,就一句话:

“走了回家。”

46l

真挚的爱情,出柜的话我大概明白了,祝福。

47l

我已经截屏给我男朋友让他学着点了。另外祝福。这么好个人和楼主一定要好好走。

48l

祝福加一,温柔的故事啊。看标题这次吵架大概是因为一只熊吧,这没什么大不了,我还要和王者农药争宠呢。放宽心,日子好着呢。

49l

诶我是和阴阳师那个游戏争宠,我女朋友已经走火入魔了。小兄弟我支持你。

50l lz

啊啦,我说这么多你们都没反应过来我是个男的吗?

51l

对啊,我刚刚还打算翘y的墙角追楼主算了。

52l
以为找到了百合的真爱,没想到命运给我开了个玩笑。

53l lz

刚刚也有人指路找对象的在隔壁了,楼上几位慢走不送。

其实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他真好。。不就是和小熊争宠吗,有什么过不去的。

54l

对了嘛,咱去把桌子移开,把门打开,你会发现有男朋友的日子真精彩。

55l

楼上说的对。

56l

楼上说谁说的对那就谁说的对。

57l

绕口令吗我也要来!

58l lz

好像晚了,他把门砸开了。。。

59l

。。。牛。

60l

刚刚说要追lz的,都出来吧。

61l

不了我还是去隔壁婚姻介绍所吧。

……

……

78l

lz呢,门砸开了就失踪了?

79l

lz走的第二天,想他。

80l lz

别想我了,以后估计不来了,你们问那天门被砸开后发生了什么?那是个男默女泪的蛋疼故事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卧槽还疼。。。反正经过你们一系列的话语和那天下午男默女泪的经历我算是想明白了,我为什么要和一只熊争宠呢,明明噗桑那么可爱~我以后会加倍喜欢它的~

再会了各位。

……

……

91l

lz说吧隔壁《我为什么有和自己的噗桑争宠的一天》是男神吗?

——完——
x
写完也不知道数有没有数错。

感谢阅读。

每天盯着tag走火入魔,以后各位道友怕是看不到我成仙了,难过。萌了两个cp,颓废式讨粮

纵使前路茫茫
        悬崖无底
        沧海咆哮
        畏惧不已
我信他们一定能闯过去。

哦忘了说这是我继广电总局后又想打体育总局

        这么早发的竟然忘了带tag,那我再多说几句,苟先生您确定您的党员证拿的不是个假的🐶🐶,如果如您所愿了,祝福你估计要载入史册,遗臭万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