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暖

沉迷花滑无法自拔,爱羽生爱天总。住宿生活跃在周末的午夜里

看了一下致歉信。。。去他娘的恶劣的社会影响,究竟这影响是谁干的真没自觉性,虽然有预感这个局面,但真来了只想把毕生的脏话都骂一遍,自己的锅漫天的甩,还一副正直人民,爱党爱国的好总局的模样,迟早不作死你。

我就发了,你接着删,我熬夜你随便。

纵使前路茫茫
        悬崖无底
        沧海咆哮
        畏惧不已
我信他们一定能闯过去。

哦忘了说这是我继广电总局后又想打体育总局

        这么早发的竟然忘了带tag,那我再多说几句,苟先生您确定您的党员证拿的不是个假的🐶🐶,如果如您所愿了,祝福你估计要载入史册,遗臭万年了。

我知道在这里你不会看见,生日快乐哲宇,小时候会说你娘娘腔,但你现在总要成为一个男子汉。恭喜又长了一岁,竹马竹马。

【柚天】 第四封信

yuanran:

  ⒈投之以刀,报之以……


  ⒉下一段没有什么实际内容,很快就可以写好了吧。


  ⒊本来想在第三封信写康塞尔的分类梗和左纹贝梗,给忘了……




致羽生:


  见信好。


  晃荡一下信封,会不会有沙子掉下来?我在撒哈拉沙漠。


  刚刚来到这儿,我的心情还是很激动的,觉得沙丘起伏的线条柔和,一望看不到边际,美得像梦中的景色。


  可是新鲜劲过去了就很难耐,用水食物依靠后备箱的储备,得掐着指头算好用量。干燥的风带着沙粒扑到脸上,皮肤痒痒的很难受,无时无刻不想去洗把脸。各种小虫子神出鬼没,我还要担忧着蛇和蝎子的出现。


  最难过的是没有人可以说话,看到什么,就想开口:“羽生,你看那个沙丘,是个很完美的半圆形呢。”“羽生,你看那里沙子动了一下,会不会有蛇啊?”“羽生,你看天上,我从没见过这么多星星。”


  我絮絮叨叨地说这些,像你在旁边一样。可是习惯性看向副驾驶座,那又是空的。


  当认清了一个人的事实,人就会开始想些乱七八糟的。


  有什么好想的?几十年的人生短短一瞬,只好一遍遍回忆,把记忆里勺大碗小的细节都挖出来。


  对了,你知道吗,在这里呆得久了,时间都会慢下来,思维和行动都是慢的。我不知道怎么样形容,只能说爱因斯坦诚不欺我。


  我在之前,旁敲侧击地问别人是什么时候确认自己喜欢上一个人,别人也旁敲侧击地问我什么时候确定的我喜欢你。


  两边的答案都是:不知道,就是,喜欢上了。


  你相信平行世界吗?我信的。我想过,如果另一个世界的我没有拼命向小雨姐学日语,没有去那个日本的集训,没有找你搭讪聊天,结果会不会有什么改变?可是每次这么想,结论都是这个世界的我真是幸运啊。


  那时候觉得你是个很好的前辈,身上的光环灿烂得耀眼,我只当心里好胜心作祟,不疑有他。


  我万没想到你的表白。你说了什么我其实已经不记得了,你有些焦虑地轻轻扯着衣角,眼神却很坚定,棕色的瞳仁里有我的小小身影。


  几乎没有犹豫地给出了肯定的答复,大脑可以重新运转的时候,我才感到些微的惊恐与轻松。到这时,我真正确认了是喜欢你的,大约这情感是早就有了,只是现在才发现,就像是早春时节的游人发现花朵的结苞,有些惊讶,而又接受得顺理成章。


  所以我说,我是稀里糊涂接受了你的表白,是没错的。


  同居的日常琐碎而幸福。你很是感叹了一番我的藏书量,然后鄙视了我的书架奖品架审美。两个成年人小孩一般争执,我说审美不提,上面的奖牌一定会比你的多,你信誓旦旦我一定不会超过你。此后每当拌嘴总以“数奖牌”相威胁,只是最后也没弄清到底谁是更厉害的那个。也不必分高下,隐隐的“同等感”就是最好的了。


  出去挑架子是争执,回来摆书是争执。你非挑木架,回来就是生霉长虫,哪像我挑的,现在什么事没有。


  傻。


  坐在高高的书堆上,看着你对照拼音表,以首字母为分类标准规规整整地放上书,是件很愉悦的事。你弄到腰酸背痛问我是不是故意刁难你,我当时美其名曰锻炼你的中文水准,但现在可以告诉你我确实就是在刁难你。要是想算账,我不介意给你打两下。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书是为你买的。大凡中国人总有这样的想法,想升华自己,就去读书。你的学历太吓人,我得好好努力才行。现在想想有点傻,不过这意料之外地提高了我表演的艺术分,嗯……


  傻成一家了。


  我想到了寿终正寝的钢蹦和大钞,希望它们在天堂过得好。


  我还想到这个时节可以吃到樱桃,窗外一定有连续不断的蝉鸣扰人好梦。


  我还很想朋友与家人,给他们另外写了信,只是没有去寄。收拾起来在上面写了个备注:博洋家书,哈哈。


  坦率地说,我是个坦率的人。我换位想了想,如果我的前男友分手之后成天写信给我,我肯定很烦。前三封信包括这一封各种伤春悲秋,我自己想想也脸红……    好啦!反正我就是个烦人的小孩,每次吵架你在那里翻白眼用日语讲:“真是个烦人的小孩”别以为我听不懂!装了那么多年了不装了!你才烦!


  露营灯的光线在变暗,它可能撑不久了。


  羽生结弦。


  我很确定我仍然喜欢你,并且确定与你在一起我会比我一个人更快乐。但并不代表没有你就无法过下去,事实上我也可以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就是这样。


  我将在几天后回来,如果……你不想见到我,就提前离开吧。


                                             六月

不晓春寒。:

既然你们都考的不错
那就只能挨个请我客了。

【柚天】伴生伴老

      ✘中考还不错的暖子回来实现诺言了。

——
一.
        金博洋在颁奖台上稍微出了小会儿神,他向往的最高位置上站着名眉眼弯弯,面容俊秀的青年,但谁都知道他的肩膀可以撑起一片天,心中能藏一片海。

         “嗯?”

        羽生结弦稍稍弯了下身子,单发一个音节询问发了神的后辈。

       金博洋赶紧回过神,泯泯嘴,回着微笑不好意思低下了头,冠军直起身子侧看正好能俯视一圈一圈的发旋。

       就像是转转年轮,一年年一岁岁都在长大,猝不及防便又悄悄拔高了一点点,走过了一圈圈。

        时间真是快。

        冠军垂下眼看看胸前闪耀的奖牌又把目光久久停滞在了冰场,他的肩膀载满了辉煌却也留足了伤痛,时光有一天会带走他的年岁,带走他的经历,但带不走他永驻在冰雪的灵魂。

        “啪!啪!啪!”

        观众们全都在尽力的拍掌,音乐声都显得小了些,当他路过时欢呼声高过一浪又一浪,羽生偏过头慢慢绽放一个笑容,抛却了种种杂想,享受这番盛宴。

         他足够年轻,也足够意气风发。

         金博洋和很几年前的颁奖一样还是紧紧跟在了羽生后面,小虎牙一露,招了太多人喜欢,五星红旗在他走过时飒飒作响,他稍稍慢下了滑行的步伐,行着注目礼。

        羽生转过头时正见着这幅模样的金博洋,等金博洋过来示意媒体要拍照了。

        “天天加油——”

        羽生在拽过他时凑到耳边说了这么一句,但又飞速的离去,仿佛从来没有来到亲密的位置。

         四目相对时,装满星辰的眼眸里还盛着一个你。

二.
        羽生结弦如意料之中的时间退役了,退以后的一段生活过得好自在,可以抱着噗桑天昏地老,和游戏机谈恋爱,可以邋邋遢遢的在床上翻滚,但这样的日子过得久了总会无聊。

        羽生百无聊赖的掀开被子又把自己裹了回去,冰场在维修,不滑冰的休闲日子真难规划,仿佛到达了世界无我,我就是世界的境界。

        “噗桑,你觉得我今天应该干什么?”

        羽生突然发了小孩子心性,抱起维尼,摇晃几下毛绒绒的小肉手。

         “啪!”

        就和黄熊显灵了似得,桌子上很久前世锦赛的合照倒了下来,羽生起身去看看,揉着眼睛打着哈欠去扶正,看清照片后整个人都突然按了暂停键,慢动作一样哼笑几声,食指敲打着桌子,摇晃着脑袋,给床上的黄熊竖起大拇指。

       “不愧是噗桑!”

        随即就和找着目标一样,好心情的哼着歌来,没几分钟还是那个踏着冰的王子。

        干啥都不如拐人,干啥也不如约会。
三.
        金博洋退役了,第二天就开始闲的发霉了。想着没有社交账号的某人翻一个白眼就订了飞往日本的机票。

         云里腾飞,翻山越岭。

        金博洋想有这么个恋人这样形容寻找他的路程一点也不为过。

        羽生结弦啊,这名字一提起就和镶了金的一样闪闪发光。

         当时他是这样想的。

         羽生结弦啊,那就是一个他爱的普通人。

         现在他是这么想。

        他会在比赛完了偷偷给自己加餐,他会傻傻的在雨天等着给自己送伞,结果自己淋成一只落汤鸡,他会幼稚的用维尼捂住自己的眼睛,问着“猜猜我是谁?”,也会在自己接受满城骂声的时候拥抱自己说着“回家。”

        这样的羽生结弦租都不租给那些咬着纸巾补血的女粉丝。

        金博洋拍了拍大腿,突然就情绪激动了。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金博洋下飞机的时候还好心情的拍了张自拍,他没告诉羽生他的突然到来。

         他现在会干嘛?在冰场和小孩子玩闹?在家里打着游戏?还是少有功夫的想睡个懒觉?

         哈哈,待会得吓他一跳!

         金博洋这样想着,好心情挡都挡不住,笑眯了眼睛收好手机转过身打算往机场出口走去。

        可这一转身就该他惊喜又惊吓了。

        “羽、羽、羽、羽生……”

        完了,给人整结巴了。

        “博洋,过来了。”

        羽生结弦无奈的摇摇头,装作很头疼的样子故作嫌弃的捏捏眉心,绷住了努力不笑出来。

        “你怎么来了……”

        金博洋还能怎么着,肯定乖乖过去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羽生终于端不住咧开一个笑容,吐吐舌头,说着带了奇怪平仄的普通话,逗得金博洋弯了腰。

        “惊喜,意外。诶,这谁教你的,太坏了!”
        “你猜猜看?”
        “不对,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嗯,这个你就更得猜了……”

        自然的拉过金博洋的行李,扣住他的左手,渐行渐远。

        你退役的时候直面真心,他退役的这年相守真心。

四.
        “羽生,你在看什么?”
        “比赛,学生的。”
        “嗯……”金博洋往嘴里投了颗花生,凑了过去,“让我看看。”

        “四周跳小王子,给点意见?”

        羽生把电脑往这边扳过来一点,眉眼中都含笑,包满了满心的温柔,似水,快都溢了出来。

       “你带的学生我挑什么错……”金博洋凑近了,顺手塞了颗花生去了羽生嘴里“还有四周跳小王子什么的都多少年前了,求别提。”

       “哈哈,提提又怎么了。”

       说笑归说笑,不久两个人还是搬着小板凳蹲在了电脑前一句话也不说,对于花滑,他们从来都是百分百付出爱与精力。

        “滑的不错,挺有天赋,你好好训练人家。”
“嗯,那我不如现在好好训练一下你?”

        “去去去。”

       ……

       “诶,羽生我说,”正经不到三秒金博洋突然乐了,“我以为你当了教练会胖个五六十斤呢。”

        “我当然不一定,”羽生佯装生气挑了挑眉“不过你要是去做教练绝对是这幅模样。”

        “略略略略,再过个几年你看看,肌肉全变肉,还不给吃。”

        “嗯?”

        羽生眯上眼,靠近了去。

        “羽生你别动了啊,我还有事,就从卧室过来想起给你说一句、那啥‘三十二岁生日快乐’,生日快哈。”

         金博洋此刻想原地来个四周窜天飞走,没事儿瞎作死,这点在一起快十年了怎么不知道该!

       “嗯嗯,谢谢祝福,讨礼物来了。”

       时光荏苒,幸而得你,只此一生,甘愿相奉。

——
      ✘好久没写了,感谢阅读。

         就当给老茶中考加油,轻聊也加油!

         对了,删我截图谢谢。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不以天地为高,一不语。

老仙女写的话我记住了,无论怎样的结果我都接受,我前进的路永远没有我的退路多,该试着改变一下。

给自己看的

     出成绩就更文,考好了还是不过脑子的小甜饼,考差了就发刀折磨自己,我歌单都准备好了随时切换👼👼👼

【柚天】 第三封信

yuanran:

⒈突然欢快┐(´-`)┌

⒉天总真的胖了耶



致羽生:

  见信好,我在里约。

  为什么我每次开头都是这句话呢,仿佛不报备一下行程就写不下去了似的。

  跟人聊地理的时候,听他说巴西与北京大致相对,也就是我现在在地球上离你最远的地方。

  我抱着地图到处晃悠,巴西的烤肉之类的美食很有名气,所以很难找到闲暇的餐馆。终于,我踏进了一家小饭馆。它在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

  老板抬头看了我很久,然后告诉我因为我是第一万名客户,所以可以打折。

  我当时感觉这理由很扯但是也没有想太多,直到在一个背光的地方看见你的照片。

  所以,我在巴西挑中了里约,在里约挑中了这个街区,在这个街区挑中了一家店,店主是你的粉丝。

  我不禁想到我向父母出柜时,他们叹着气摇着头说真是孽缘。没准真的是呢。贫道掐指一算,发现我命中缺你——啊,这是中国一句很经典的骗人的话,不要在意。

  吃完饭后我悄悄撕了一小块信纸,在上面签了名,把折金包在里面藏在餐具下面。不能欠人情,对吧?所以你会无视信下面的缺口,对吧?

  在那之后,我每天都会来这里吃饭。想一想这其实是件很尴尬的事,但反正我和店主都安之若素,而且这里的东西真的很不错。

  看见随信送来的贝壳了吗?我又去海边了。

  啊,大海,空明澄澈,宛若一块纯美的水晶……然后我背对着它捡了很久的贝壳。有的贝壳很新,纹路完整,用指甲细细挑去嵌着的沙粒,是件很杀时间但很有意思的事;有的贝壳满是岁月侵蚀的痕迹,曾住过的那些软体动物,当时是怎样的用心经营它们的家?

  我在沙滩上摊开收获物玩得不亦乐乎,隐约听见有人夸我很像秋天屯粮的松鼠。嗯,姑且当做是夸奖吧。

  既然在海边,我也就奢侈了一把狂吃海鲜。但是海鲜这东西果然只能尝尝鲜,我还是怀念大桶大桶的鸡翅。

  重点!我每天都有运动,沿着海岸线跑半小时之类,所以体重飚得并不多……真的不多!

  还有还有,我去报了一个桑巴舞的短班。感觉上还是蛮简单的,也可能是他们不打算教我难的舞步吧。下课之后我就跟他们尬舞,热心地教导了一些广场舞技巧。人投之以桃,我报之以李嘛,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上面那句话,大概的意思是当别人给予你一些东西时,你要以另一些东西作为回报。比如我给你写了三封信,你就应该给我回三封邮件作为回报——所以为什么我一封邮件也没有收到呢。

                                         六月第二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