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暖

一个头两个大的小可爱

今晚合唱比赛初选,害怕。。。万一我指挥出了错拖了大家后腿怎么办,我现在慌的一匹

过去的种种交付给岁月,人就单薄起来了


〔长顾〕第一热搜(3)

❤️照样表白长顾和甜甜。

——

        隔天要录的是个室内访谈型综艺,除了长顾沈陈四位主演,较重要的角色李丰和葛晨也来了。

         好玩的莫过于自我介绍,从左往右,顾昀先发言。

         “大家好,我是顾昀,在《杀破狼》中饰演的也是顾帅顾昀。”

         语罢,这位还不要命的瞎撩,冲镜头眨了一下眼。

          与之相反,长庚就乖巧多了,还微微鞠了个躬。

        “大家好,我是李旻,也是长庚,在《杀破狼》中也饰演的是长庚。”

         下一个本该到沈易,但沈易只顾着结巴着和旁边的陈轻絮说话,根本没注意自己手上连个话筒也没有,而顾昀呢也把头别在一边和相熟的主持人说笑,好像根本没注意到沈易的情况,长庚正要把自己的话筒交出去,顾昀却突然动了——

         他也根本不回头,却十分自然的把话筒往后递了过去,而沈易也不看,手往下一捞就把话筒稳稳拿到了手里,整个过程在长庚眼皮子底下完成的行云流水,搞的长庚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看了沈易一眼。

         “大家好,我是在《杀破狼》中饰演沈易的沈不易。”

          沈老师本想笑得灿烂的,但莫名被下去了一点的低气压给唬住了,左看右看,等看到长庚时,这个无辜的后辈笑了笑,有点春暖花开的意思,搞的沈易有点摸不着头脑。

          等沈易转过头了,长庚才又看着他小义父,顾昀顺着他的目光,也不知道他恍然大悟了什么,把麦别到一边,抬手揉了揉长庚绒绒的脑袋,哄小孩一样可笑的哼了句“摸摸头,吓不着。”

         权然忘了长庚已经被他带着出道三四年了,哪里会怯一个综艺的场。

        长庚尽管也觉得有点好笑,但是独享着顾昀的这一点上心也让他心满意足。

        这几秒被粉丝截了动图,火遍了传说中的长顾沈的圈子,后来的后来,知晓了一切的沈易差点没跪着求粉丝别在这张图下面喊他了,如果可以,把他截掉也好啊,这场三个人的电影,他不•需•要•获得姓名!

         此刻的长庚心里摆着一张冷漠脸,想着:“哦,这就是十几年的搭档,最能炒的cp吗?”

          那就让它再夕阳红几天吧。

   

          “大家好,我是在《杀破狼》中饰演神医陈轻絮的轻絮。”

         此一番女声一出,顿有初春冰雪初融之感,那便是陈轻絮了。她凭借着一种仙女气质而闻名,清秀的样貌和扎实的演技都是圈粉利器,与其日渐高涨的人气相反,她本人是越活越平淡养生。

         她介绍完自己忽然心有感应一样偏头,正巧对上沈易看他,一瞬间让那老妈子惊慌失措了。

          “我是李丰,在剧里饰演龙安帝李丰,好久不见。”

          李丰演思虑深重的隆安帝也挺合适,他本来长的丰神俊朗,但眉宇间总萦绕着一股忧虑,时间久了,眉心竟多了条褶皱,不但如此,他作为大梁公司未来的掌舵人,在老头子身体每况愈下后也慢慢接过了家族与公司事物,这些年都不怎么演戏或者活动了,让他的粉丝连连叫苦。

          “大家好!我是葛晨!在《杀破狼》当然也饰演葛晨了!”

         葛晨生了张白白嫩嫩的脸,捏着别提多有手感,作为长庚的高中同学,当年和长庚一起进的娱乐圈,但梦想一直是当个高级工程师,最好能去造飞船的那种,于是从来没放弃读书。

         主持人之一的一个小姑娘叫宋离离,最近很火的一个小花旦,终于没忍住,问道:

         “我想观众朋友们都已经注意到了,大家都在《杀破狼》里饰演'自己',顾帅,说说怎么回事呗。”

          顾昀清了清嗓子,做足了姿态。

          “那是怎么回事呢?请大家锁定《杀破狼》不就知道了吗?”

          “您这说了和没说有区别吗?”

          “悬念嘛,要不,我让长庚给你说说?”

          被突然call到的长庚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顾昀这是在给自己带镜头,于是笑了笑。

          “《杀破狼》是我们公司为了庆祝七十周年的大型历史架空剧,由金牌编剧和小说作者甜老师编写剧本。《杀破狼》也将作为季播剧播出,第一季马上上线,请大家支持。”

         “至于名字吗?”长庚不大好意思的笑笑,“甜老师说她名字库枯竭了你们信吗?”

        他学着顾昀卖关子,语调是上扬的,眼睛又粘在了顾昀身上,好像明明是在和观众互动,这位满心满眼就一个顾昀,像个期待他表扬的小狼狗,还在摇尾巴,湿漉漉的含情目一下把顾昀的心看软了。

         这小子,撒娇越来越有一套,指哪儿打哪儿!

        顾昀有点无奈又愤愤的扶扶额头,一只手飞快的拍拍长庚宽阔了不少的肩膀。

         当年的少年已经有大人的模样了。

         长庚细细品味了一下短暂的触感,终于肯收起大尾巴,好好录制了。

         综艺录的还算轻松,要说有什么意思的,在顾昀看来就是挤气球时和陈轻絮一队的沈易,僵成了一根人棍,下来还直哆嗦。录完了,顾昀还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去问陈轻絮:

        “陈姑娘,你不是演《杀破狼》时还去读了几本药经吗,你帮我看看,沈易这见了姑娘就哆嗦的毛病还有的治吗?”

         “……啊?”

        只听见赶来晚了的沈易蹲在走廊拐角处,撕心裂肺的吼了一声“顾子熹!”

         等这两位推推搡搡的走近休息室,才看见李丰和李旻依在门口,在谈什么。

         顾昀是个高度近视,偏偏上节目时不爱戴眼镜,于是处处都要沈易照看一点,但李丰和长庚的身影这位隔着一丈远都能靠直觉认出来,此刻堪堪挺住了脚步,无奈李丰他们也看见了他,于是也闭了口,李丰还叫了声小叔就离开了。

         长庚晃了晃神,但立刻上前扶住了顾昀,不等他开口,顾昀就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差点把他心神给晃乱了。

         “我过来拿眼镜,还有点饿了,小长庚你有吃的吗?”

         

          “子熹,你把长庚支开干什么?”

          “胡说,我哪支开他了,我是真饿了。”顾昀进了休息室,口不对心的瞎扯,转手就关了门。

         沈易老早就对这祖宗的徳行无话可说,只敢在眉梢挂了一串嘲讽。

         “季平你说,长庚从入圈子就在我眼皮子底下长大,我都忘了他成年两年了,在老和我待在一起,李家肯定有芥蒂。”

          “长庚不是也没说什么吗?别瞎猜。”

          “你不也爱猜陈姑娘的心思吗!”

           这一刻,一向不擅长和顾昀打口水战的沈易突然福至心灵,脱口而出道:

         “我那是喜欢她,那您老呢?”

          沈易也就敢仗着人姑娘不在,理直气壮一会了。顾昀一时没了声,等沈易从扳回一城的得意回过神来,就见顾昀抱臂,嘴上带笑眼里带刀的看着他。沈易何许人也,顾昀一挑眉,他就知道小一秒什么坏水往他身上泼。

         于是沈易硬生生把笑憋了回去,像个螃蟹一样朝门口移了几步,然后嘿嘿一笑,在顾昀抄家伙前夺门而逃。

         此时已经入了深秋,等裹成球长庚的长庚从长枪短炮的粉丝群里九死一生跑回来时手都僵了,手里提了个塑料袋,热腾腾的红薯还在冒气,却一点暖手的作用也没起到。回来时,正好看见一向沉稳的陈轻絮步履飞快的路过,有点疑惑的叫住了她,仔细一看,发觉人间四月雪的脸上有一点点红晕。

          陈轻絮定了定心神,问道:

          “给顾昀的?怎么自己跑出去了,也不握手里暖暖?”

         长庚笑笑,不以为然的摆手。

         “小秘书本来要替我跑被我拒绝了,再说我手太冰,握着红薯不是传了点凉气过去?”

          “对了,陈姑娘,我义父在休息室吗?”

          不等陈轻絮回答,长庚的经纪人气喘吁吁跑来。

          “长庚,收拾一下,马上的飞机,你还有下一个通告。”

          “这么快?哥,你看见义父了吗?”

          经纪人挠挠头,道:

         “也不知道刚和沈易打哪去了……”

         陈轻絮此时出声,愿意代劳把东西给顾昀送过去,长庚迟疑了一会儿,终于把东西交给她,走的那是一个一步三回头,眼底的望眼欲穿和落寞着实令陈轻絮莫名了一会。

        “大火起来这么忙啊……”

         十分钟后顾昀缩在沙发上,抱着长庚给他买的红薯,有点郁闷,他接到消息后就追过去了,结果却还是慢了一步,目送人家上了车。

         “可不是,子熹你是不是要过气了?”

          顾昀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不想和沈易插科打诨了,只是懒懒的扫了他一眼,又把视线聚到了红薯上。

          他就是觉得突然间——

          心里空落落的。

         今日热搜词“长顾综艺互动”

——(๑>؂<๑)——

感觉记了流水账

        

  

我没删吗!


茶醉。:

我拉黑了!




yuanran:



我举报了!!








向暖:







翻了翻以前的评论和lo, @茶醉。  @yuanran 这几个人当初这么可爱现在为什么都是神经病啊,一直相处还不觉得,一路把记录看下来才发觉反差令人害怕。
















抱紧自己,给你们拜个早年













〔长顾〕第一热搜(2)

❤️照例表白长顾和甜甜。

     恭贺杀破狼完结!表白729的各位老师。

——

         李旻——小名叫长庚——能来演杀破狼纯粹是一个意外,高二的暑假他被曹春花为首的几个同学以“最后的自由时光”为名从屋里抓了出来,美名其曰几人约伴到横店游学。

         有的人表面正经游学,背地里准备着追星。

         长庚本来就不是自愿出的门,也不怎么追星,等来了横店也只是插了个耳机,轻慢的跟在大部队后面,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他本来就天生的好底子,一点混血的影子把他的五官衬得比旁人更深邃一点,小小年纪已经长的很高偏偏身材比例还很好,走在人群里也扎眼的很。

         一不小心就扎了杀破狼选角导演的眼睛……

         按照如今圈里小有名气的化妆师曹春花所言,当时导演就和饿虎扑食一样向长庚冲来,长庚愣了愣,立马转身就跑。两人你追我跑的大概穿了五条街,差点没从民国穿回清朝。

         现在饭圈还在感谢导演身强力壮,长跑能力出众。

         被导演抓住的长庚回绝了好几次,态度一直很鲜明,导演以为人家是害怕担心影响高考才这样,于是拍拍胸脯,让长庚叫他的父母和他谈谈,哪知一直彬彬有礼的少年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停顿了好一会才开口,说不用。

        本来娱乐圈就不缺长的好看的男孩子,要说长庚这么个大街上随便碰上的男孩也没接触过演戏,导演非要坚持让他来试试杀破狼这么大制作的男主之一实在是一个疯狂的举动。

         “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是觉得,你要不去演雁王这个角色,这个角色就活不了,就去试试,有什么我担着点。”

          艺术家可怕的直觉。

        后来的后来,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长庚突然改变了注意,终于提着个书包跟在导演后来亦步亦趋的来了片场,把高三上学期泡在了片场。

        就在那时,一个人接过他的包,惊讶的问着:

        “带这么多书啊。”

        长庚促狭的点点头,小心的抬了抬眼,一张明晃晃的笑脸毫无防备的撞到了他心底,一颗熠熠生辉的朱砂痣滴进他心中一片止水中,溅起的层层涟漪一辈子也没平静过。

         

          “最近在学校过的怎样?”

          “都很好,前几天的台词课钟老师还亲自指点了我几句。”

           “钟老师?”顾昀咬了咬吸管,一点奶茶粘上了嘴唇,“钟蝉老师?大概是演《杀破狼》时觉得你是个可塑之才吧,他可是个老戏骨,多提点你几句都是好事,受着点。”

          “义父说的是。”长庚见不得他嘴唇上的乳白,扯了张卫生纸给他,“跟着钟老师确实能学到不少。”

         “唉,我想想还是觉得可惜,”沈易插了句嘴“当年长庚的高考成绩明明可以去那些重本名校,被我们拐来当演员总有股窃取了祖国社会主义优越接班人的负罪感。”

         “还是别这么说,我高考那个分数也都有运气了,再说那个时候我想好要当演员了,京都戏剧学院不就是最好的名牌大学吗?”长庚笑笑,“再说了,我能堪堪通过专业考试还都是沈老师和义父帮忙。”

          “诶——儿子,当年哪个力压某个童星,专业和考试成绩都拿了第一的?”顾昀眯着个眼睛,故意想逗一逗如今大火的长庚,于是调整了个姿势,身体往他那边倾了点,一只手拖着下巴,拖着长音学那些少女粉——

         “长庚哥哥?”

        简直令人多方面的火大。

        但顾昀是大心眼觉得长庚走演员这条路还挺对,杀破狼的总导演,制片人,编剧一致把从未演过戏的长庚夸上了天,至于发觉长庚的那位,已经得瑟的乘风起而九万里了。

          “义父!”长庚知道他在打趣自己,哭笑不得的看着他。当年的少年人已经大二了,不仅身量长了,肩膀宽了,那张脸也更添了的成熟的意味,被那双深深的眼睛多盯一会,就很难再拔出去了,现在眼中还撒满了笑意,实在容易让人误会。

         顾昀常被粉丝甜蜜蜜的抱怨,说他生了双天生多情桃花眼,看沈易有时都能不自觉显现出一点深情的意味,害的现在很多姑娘难以出嫁。

         害的很多姑娘难以出嫁的顾昀在想,就李旻这双眼睛,以后哪个姑娘能拒绝。

          顾昀听他一声“义父”眉眼都弯了,正打算冲他说点什么,休息室的门突然敲响了,沈易左看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顾昀右看看打算起身却被顾昀突然抱住胳膊的长庚,仰天长叹兮,算是认了命从好不容易坐出屁股映子的沙发上起来去开门。

         顾昀那突然缠上来的手把长庚打了正着,本来就“心怀绮念”,每次见顾昀时都要在他门外徘徊好一阵,等把满腔的念想装进一张不起波澜的脸里才敢颤着手敲门,被誉为最具演技的年轻演员一点职业素养都不在意了。好不容易在这次宣传《杀破狼》时找到时间和理由来相处一会儿,猝不及防来了这一手,一点不能宣之于口的想法被戳破了一个小口,让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顾昀的心思都放在整蛊沈易上,一时笑得开怀,头就靠在他肩上,手还收紧了一点,还不知好歹的问了长庚一句:

         “儿子,你怎么这么僵啊。”

         不等长庚把垂下的视线从某人发旋上离开,回答点什么,就被门外的动静惊了一跳。

         几架黑洞洞的摄影机对着他们仨,陈轻絮仙气飘渺的站在中间,和屋里的几个面面相觑。

         “你们不知道吗?今天给明天录制的综艺录点VCR。”

          长庚站起来时还有点懵,没什么表情,往摄像机那走,还是陈轻絮在他经过时提醒一句:

          “长庚,同手同脚了。”

         长庚如初醒一样,态度诚恳的打了个敷衍的招呼,几周后看到这段的粉丝朋友们都在哀嚎,李旻gg今天又不在乎营业。

         那他在乎什么呢?

         他在乎在摄像机拍过顾昀后,顾昀冲他眨巴眼的模样。

          为什么……在现实里也偏偏成了义父呢。

         李旻也不大清楚,莫名其妙被挖掘来演戏,还不小心从一个轮流寄居在几个亲戚家的孤儿和家大业大的李家认祖归了宗,还发现顾昀真的跃跃欲试想让他喊义父。

         “戏里我是你义父,戏外我也是啰。以后在娱乐圈混,我罩着你。”顾昀拍拍胸脯,在李家的家宴上和他说道,又趁没人与僵硬的少年郎耳语道:

         “在这里也不要怕,我护着你。”

——ψ(`∇´)ψ——

要不是我的假期又短事有多,我能给杀破狼广播剧写几千字小论文。


感谢729各位老师的心血能呈现这么好的广播剧,我也一直是二舅妈以后一定会支持的!


存钱等u盘。


希望番外考虑一下。


杀破狼完结,我真的超级不舍,这一年多我听广播剧已经成了生活一部分了,想来周四要没期盼了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人生大步向前走,729越来越好,杀破狼还要接着喜欢我的好多年。


放假啦放假啦😄


〔长顾〕第一热搜(一)

❤️现代娱乐圈,我想很久了终于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照例表白长顾和甜甜。

——

       “祖宗,你又上热搜了……”

        沈易半死不活的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自己的微博已经沦陷了,一群粉丝涌进来粉粉同情沈易。

         “什么话题啊?”

         当事人顾昀打了个哈欠,眼都不抬一下,为《杀破狼》宣传连轴转了好几天,恨不得粘在沙发上睡到天荒地老,问完话又翻了个身,留给沈易一个后脑勺。

         “多着呢……这什么玩意……”沈易眯眯眼睛。

         “同情沈易又出演顾昀搭档……”

         “顾昀《杀破狼》……”

         “长顾*旻昀……”

         “哎我去,”沈易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坐起,拿着手机要找顾昀论道,顾昀背对着他反手一个抱枕精准打击沈易的脸,迎来一阵卧槽——要说当年为啥要他出演“沈易”,制作人看重的就是嘴碎。

       《杀破狼》,大梁公司真•斥巨资打造的一部史诗级电视剧,演员都找的公司艺人,编剧老师想了想,干脆主角名都由艺人的本名,被粉丝调侃是一个超大型同人现场。

        顾昀刚拿到剧本时才二十四岁,却已经是国内国际都享有名誉的“老戏骨”了,当时刚从m国参加电影节回来,听说这么个项目就去瞄了一眼,哪知好巧不巧,编剧看着他眼前一亮,立刻定音:

         “就他了!”

          事后很多次采访,顾昀都三令五申自己是一脸蒙圈绑去片场的。

         “我当时刚给沈易说我要休息半年,就被抓去拍《杀破狼》了,还好当时没官宣,不然打脸来的太快。”

          顾昀每每这么说,李旻就坐在旁边看着他,笑弯了眉眼。


        “我怎么可怜了!”

        沈易点开话题下的一个视频剪辑,继而悲愤的表情愈加凄凉,顿时也觉得自己可怜摊上顾昀这么一个发小。

         视频总结了沈易演戏以来的角色,发现多数是顾昀的发小专业户,还是被死命压榨的那种。

         ——内容太过真实引起过多不适,沈易要举报了。

 

         

          沈易,华语男歌手,专辑销量张张都在榜单前列,也曾经是一代男神,可自从顾昀几年前演戏缺一个搭档被拐走后从此走上了不归路,一位专职歌手被顾昀硬生生逼成了最佳男演员。

          “我本来就只想唱歌从来没想过跨界这么狠或者转型,真的,后来公司的小秘书告诉我,人类的本性是'真香'。”沈易曾面对记者面无表情的说道。

         “沈将军”这个人设能给他,一是选中顾昀后他就是搭档的最好人选,二是他本人扎实的演技。就连顾昀也难得夸过他,说他是个杂学家,处处都能稍微做出的成绩。

         “发专?发什么专?我是个歌手?!”

         沈易,一个被带沟里的可怜人。

  

        “长顾*旻昀,哟,恭喜您老,有官配了。”

        顾昀闻言,赏赐的睁开眼睛一条缝,沈易撇着嘴把自己手机交出去。

         顾昀算是童星出道,从进入可以八卦的年纪到现在硬生生以零绯闻逼退了一众狗仔中的江湖高手,久而久之,他们找不到顾昀这方面的破绽,转而瞎糊弄起顾昀的性向,最后吃苦的,又是又不知情出演了他绯闻男友的沈易。

         顾昀从不主动组cp,利用绯闻,一是和女生组容易败坏姑娘家名誉,二是和男人组他也没这癖好,多少也别扭。哪知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已经成了娱乐圈和沈易比肩的单身狗,和他合作过的女星转眼立马找到了真爱,搞的微博上七夕不拜织女,改来他微博底下拜他。每每有曾经的合作女星结了婚,他的微博永远是沦陷区。

         有人还担心,没准沈易哪天都有女朋友了,他还单着去当伴郎。

         哪知顾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接了一部耽美,从此又疯了一波迷妹。

          “和李旻哥哥啊!我cp圆满了!”

          “顾昀不是钢铁直吗?他怎么答应的?”

          “李旻哥哥太好看了!”

          “刷爆我长顾!”

        

          顾昀沉默了一会,发现这条是微博热搜第一。

          我当年也不知道这是耽美啊。

         “扣扣扣。”

         “谁啊?”沈易问道。

         “是我,沈老师,我买了奶茶你和义父要吗?”

         这一声义父叫醒了顾昀,竟然亲自去开了门,留下沈易面对这差别待遇捶胸顿足。

        长庚没料到开门的是顾昀随即愣了一下,但马上笑开了。把热和的奶茶交到顾昀手里,指尖难免交触,几秒钟的时间都被长庚视为依依不舍。

        顾昀招呼他进来,“外面冷,别瞎跑知道吗?”

        “知道了。”

        长庚转身关门,没让顾昀看见自己藏不住的欢喜。

         

         被顾昀甩开的沈易手机亮了亮——

         “顾昀怎么会答应的,他跟沈易组男男,沈老师还被'暴打'了一顿。”

          谁知道啊,当年和制作人扯皮的顾昀看了一眼他们选定的长庚的演员照片,他就觉得这戏脆皮鸭就脆皮鸭吧,精良制作就好了,他一个演员挑什么挑,一时间都是熟人还范了糊涂。

         答应那么快,单身多年的大前辈没搞明白,这叫一瞬间心动。

——

💓这玩意可能还有。。。。

       

 

        

            

怪不好意思的,把车藏起来了


发现我们学校竟然有个“巍澜六班”,字都不带错的,了不起了不起,佩服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