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

沉迷花滑无法自拔,爱羽生爱天总。住宿生活跃在周末的午夜里

我数一数我喜欢羽生,喜欢天天,饭了最久的是艺兴,现在还在吸荷兰弟。。。放着那天的作业自己鄙视自己,好累啊作业

【我的友情向】赠吾友

         ✘把我的朋友们放在一起。   
    
          祝老茶生日快乐。

          冬梅开心。

          群里的大家都能好。

         还有我的傻贤,老大,芯月能一直仁义善良,意气风发。

—— 一

        “你怎么的,还喜欢上了听戏。”

        我下了黄包车,把钱给车夫结清,脚还没抬起,就听见有人唤我一声。

        “我也没懂戏的风雅,来见个朋友罢了。”

        我朝她走去,不过几步,倒也是巧。芯月穿着件新的长裙,灰色, 胸口别着根蔷薇样的金灿灿的胸针。她与我同岁,脸是圆圆的跟个包子似得,看着总多几分稚气,内心却又看的通透。

         “梨园有你的朋友,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芯月等我走近了,一起迈开步子往门口真热闹的梨园门口走去。
         “怎么,想认识?对了,你又来这干嘛。”
      
         此刻已经进了门,戏台子下忙忙碌碌的人不少。芯月与我坐下,她随手抓了块点心,漫不经心的答我:

         “日子不太平了,来这里躲一躲清净。”

         梨园的老板姓张,好冬梅,于是都唤她冬梅,冬老板。

         “朋友?”

         戏散了,管家带我往后台走,走时,我犹豫了几分,把手上的一系着铃铛的手链交给她,她略有惊愕,我道:

         “世界之大,擦肩就过了,这手链给你也算有个念想。”
        顿一顿。
         “我听闻你要去别地了,外国也好,外省也好,注意点安全。以后,还是尽量联系。”

         我与她很久没见了。

 
         “朋友?”
         我到时,冬梅还未卸妆,我虽不太关注戏曲,但一直是觉得这门艺术是美得,这戏台子上的人也是美的。

         “嗯,道别。”

         “道别……”
         冬梅出神,手指在红木质的的桌上轻轻敲打着,穿出的声音也似一场戏。
         “你是否也觉得近来有很多人都从身边消失了。”

         “大概吧。”
         我站在她后面,只能透过一面铜镜观察她的神色,似是惆怅添三分伤感。
 
        “可你又不是他们,你怎么知道别人是消失了?说不准在哪个冬日里,哪个人又嗅着梅香,就突然欣喜:我有个朋友……”

        “不常联系?”

        “不常联系又不是心无所系。”

         我奉上一封请帖。

        “老茶的生辰到了,茶庄的请帖,我来转交。冬老板可一定要到。”

        冬梅接过,手轻抚过帖子上的纹路,良久,绽开个笑颜。

        “自然记得。得去。”
 
        “那你还是快卸妆吧,你刚刚有点吓人。”

         ……
 
         “下次别来了你。”


   
         出了梨园,我的事儿也做完了,但还有些事,不管我的话有没有幸运的在点子上,也算赠了番话,尽了番心意,打从心眼里,我还是希望她开心活跃些。

         闲来也无事,我打算在附近逛一逛,看有没有送给老茶的小礼物。我叫她老茶,她也不是真的老,非要算的话,她还比我小上两月。

         走了小半个时辰,是女子师范学校,里面都是青春靓丽的女学生,或捧着书本,或欢声笑语,我不禁有些出神。

         我没见着月明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她当学生穿着这蓝色校服的时候我还羡慕过好一阵,她也是个有才华的人。

        有才华的人当去一个更广阔的天地才是。

        茶庄规模宏大,老茶作为未来的继承人,表面上总是风光的。她招来小丫鬟奉茶,脖子上的项链挂着小块玉坠,穿着做工讲究的淡蓝色洋服,领口嵌着金丝,裙上绣的是水仙。

         “你先别和我说话,我仇富。”

         “哈哈哈,这话老轻刚刚在来说过了。”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支开了一旁的丫鬟,她立马笑的拍桌子,动静之大,好像支开丫鬟并没有什么用。

          “朋友,你没事了来我茶庄干吧。我给你开工钱,不愁吃不吃穿。”

          “拒绝。会累死。”

          我喝口茶,抬眼示意老茶看我一早放在桌子上的袋子。

        
          “生日礼物?”

          “……”

          “嫌弃哦。”

          空气突然安静。

          “嫌弃?✘#‖:)&我看看。”

         老轻这时候拿了块西点蛋糕还没下咽,风风火火闯了回来,包着嘴,嘴角还有面包屑。

          “嫌弃你哦。”

         华灯初上。
         我走过弯弯曲曲的小巷,停在一院门前,门上还挂着红灯笼,谁刚刚点上的。
  
         我推开门。

         恩贤端着冒热气的一碗黄花鱼,见了我打声招呼,立马跺脚跑进了屋里,老大冲我招手。

         “外面待着不嫌冷。”

         嗯。

         “我回来了。”

——完——

      我究竟都在干什么。。。。



    
          

       

           
    

        
         

你有喜欢的人了,我就可以放心了。

分享封茗囧菌的单曲《东京不太热》: http://music.163.com/song/34723470/?userid=332882348 (来自@网易云音乐)

说不清喜不喜欢你,但还是希望你好好的,希望十年后我还能见你,你还会开玩笑找我要修理工的工钱。

吾友安好。







我没钱还你。

高中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产粮可能很少很少了,虽然以前也很少。。来着。。

花了一晚上看完了灵契漫画,我更喜欢漫画的画风一些,后面的剧情也很不错反正我是挺喜欢的,估计还会等更新。。但现在的问题是。。






我在腾讯动漫上看的要没钱了啊⊙▽⊙

【摧仙】剑侠客栈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大概也不知道写了个什么东西,逻辑已死。偏友情向。

    多人客串且戏份很多。

    我很努力避免ooc了,但效果好像并不显著。

    每次写摧仙都不敢去拿我家的抹桌帕。

——

       江里浪,湖里淘,生死在外,侠义在天,要豪情万丈,求快意恩仇,喝是一坛美酒,斩是心中是非,浮名千秋,难以高就,八方不平,义气相救。

        此谓江湖。

       
        “客官,打尖儿啊还是住店啊。”
        “小二,你这儿有什么好酒好菜?”

         店小二挂着一副朴实的笑脸,手上忙活着把木桌抹干净,在这偏远小镇上,淳朴的民风总归是令走遍了大半个江湖,见了不少人间冷暖的人惬意些。兰摧玉折把斗笠磕在桌上,心情一好,倒还想多多关照一下这客栈的生意——

        “这次我们打赌,沐帮主这次回来还剩几根头发丝儿!”
        “这还用赌,他这次走了这么久,脑袋上肯定没头发啊!”
        “诶你们听说了吗江湖上有消息说沐帮主跑去少林寺了,回来要是有头发我跟少林寺急!”
 
        兰摧玉折是万花出来的江湖高手,这点不加掩饰的讨论声是清晰的入耳一个字也不漏,心里有些怪异,这沐帮主在江湖上也是一个有些许名气的人,这帮人就这样大大咧咧的甚至还有些嫌弃的提起他来,来历倒也值得深究。心里也是要提防一点,手里却不慌不忙的给自己斟了杯茶水。

        “我说你们,”二楼上下来一个人,官话不是说的很好,听味道像是巴蜀那边的人,兰摧玉折好奇的抬起眼打算一睹来人的面容,那人却把脸围的严严实实的,只留下一双眼睛咕噜咕噜装满笑意转个不停。

         “你们这么恐怖的吗?哈哈哈哈,他沐某人那还有几根头发挺倔强的哈哈。”那人话语上像是在为不知踌躇在何处的沐帮主帮腔,但看他那笑的直不起腰的模样,怕是一句空话。

         “兄dei!你说啥是啥!我也觉得沐帮主没头发!”

         “好!小周!有我仙某人一口饭吃就有你周某人的酒喝!”

         兰摧把茶水一饮而尽,忍住了堵耳朵这不属于高手风范的动作,却也是将眉头皱起。

        不过这“仙某人”听着到耳熟……

        “那我们这赌约就立下了哟,不许后悔哦。”大夏天把自己捂的严实的人说话软了起来,也挺好听。“谁输了谁娶王大娘哦。”

        兰摧悄悄回头看了眼剩下围在周围的人,不知为何此话一出寂静无比,被称为小周的人咳嗽几声:

        “我跟王大娘是兄弟,不能娶的,而且大娘唱歌那么好听,我们得给她找一个世上无双的公子。”

        “诶对对对。”其余人都是小鸡啄米式点头,兰摧玉折耳力好,偶尔还听见有人打算加去拦截沐帮主剃了他的头发,好不输赌局。

        兰摧吃上刚上来的酒菜,摇摇头,心里念道是人心可怕,人心可怕。

        “去你们的,又在说我什么坏话呢?”
        所谓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女子声音清澈入耳,声声婉转,兰摧评价着,刚刚那个声音震天的人说的是实话,这嗓子是天赐的,唱曲子肯定是动人的。

        “没~有!”

        “没有个鬼,当我聋了啊你们。”
        女子穿着简约,面容姣好,也不矫揉做作,恰到好处的混在这群人当中,举手投足间都自然洒脱令人喜欢。

         “仙儿,你蒙这么严实干嘛,打算杀人放火啊”年轻的“大娘”也知道都是好友们在开玩笑,假装责怪了几句转瞬就不计较了,开始打趣起引起兰摧兴趣的那巴蜀人。

         “我这可是正经生意,别把客人吓跑了。”

         兰摧玉折这类的高手就算视线不在那边的人群也感受的到王大娘瞥向自己的目光,虽然不太自在不过令兰摧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真的是正经客栈啊!

         “我很出名的好吧,被人认出来很麻烦的!就很烦你资道吗。”仙儿话说这么说,但自己已经呼吸困难,吐出来的字句听着就云里雾里的,周公谨呲着嘴先上手把从仙某人脖子开始围到下眼睫以下的围巾一层层剥开,等拨弄完了,仙人已经虚脱了一般,大口大口喘气,脸上还余有红晕。

         “小周还是你懂我啊。”

         “不是兄dei,大夏天这样子伪装,我也很佩服你啊。”周公谨冲好友竖起了大拇指“走在大马路上天策府的人都是按照神经病的标准抓人,都不以为你是强盗的。”

         “滚你妈的!”

         兰摧玉折闯荡这么多年江湖,头一次觉得自己耳朵怕是要给说聋了。把筷子一放,潇洒的转过身,目光正和刚刚重获新生的仙人相对。

         仙某人发誓,这张伪善的娃娃脸曾经在扬州城里见过一遭,可那人混在自己的粉丝群里竟然对自己报以无视的态度就很让人影响深刻。
        
         兰摧玉折则突然想起了“仙儿”这名字,当时路过扬州艺术一条街,被所谓仙儿的一堆粉丝团硬生生把他这个年少成名的武林高手从扬州城挤到了扬州城外。

       此次一见,你也很牛逼啊。

       “我说各位,”王大陆出了声儿“别赌王大娘嫁给谁了,干脆仙儿赌输了就和那少侠搭讪了。”

        “我不!王大陆净出些骚主意!”

       这一声可谓是震天响地,不知为何兰摧觉得有些不爽。

        你不,是吧,那我偏要。

        “兰摧玉折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这想法一现,兰摧立刻反应过来,颇为疑惑和别扭的嘀咕了一句。“伪善的娃娃脸”皱成了一团。

         “诶这位客官我们客栈的饭不好吃吗,脸皱成这样就很恐怖你资道吗?”兰摧不注意,仙人竟然已经搬好了小板凳坐在他身边了,可是把人吓一跳“怎么嗦,我就有点小桑心,你资道吗。”

        “没没没,老哥你们这儿饭很好吃。”

         兰摧一慌,下意识的就喊着老哥。

         “真的!嘿嘿,好吃你就在多吃点!没事儿!我请客!”

         兰摧本先打消的顾虑又涌上心头,十有八准这是个黑店。

          “诶不用了老哥,这怎么好意思呢。”

         你我不相熟,各自还藏着报复的小心思,兰摧玉折是小心的推迟,和仙儿不动声色的抢着酒壶要给对方倒酒。

        我倒要看看这酒有什么毛病。

        “大娘,我怎么看着这俩人不像是要好的样子啊,真没问题吗?”一直很安静的小艾闪身躲过飞过的筷子,有些担心。

        “谁让他输了呢,玩笑话他也赌的是有头发啊。”

        “啊!啊啊啊!!”
        一楼的人闻声朝二楼瞧去,被绑着的沐帮主一路嚎叫着夺门而出,躲避着身后穷追不舍拿着剪刀“嘿嘿嘿”的狩殇。

         “别逃了,大家要你头发死,岂敢留它到五更。”

        兰摧筷子都掉了。

        “就怎么嗦,小东。”
        仙人诚恳的望着兰摧。
        “大家都很不容易啊。”

        “是兰摧玉折。”
        “好的兰摧玉镯。”

        “兰摧玉折。”
        “哎呀兰摧玉镯吗,怎么肥四你连自己名字还要重复这么多遍咯。”

        “算了随便你了老哥。”反正是察觉自己中了圈套输了赌约听了王大陆的话才来找自己帮忙开脱的。

        不过这是多不想输“娶王大娘”的赌约啊→_→

        “好的摧摧,谢谢你摧摧!摧摧你很帅!”

        摧你大爷,兰摧差点一口茶喷出来。

       “罢了罢了,”兰摧把仙人往这边扯了点,把自己的斗笠往仙人脑袋上一套,目光依旧在自己的好酒好菜上,却把几样菜往仙人那边推了推。

        “大夏天的也不嫌热,大名人戴着斗笠吧。”

        “嘿嘿,摧摧爱你。”
       
       

       

     

        

       

       
       

人得提升自己。

【摧仙】傻子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我也很怕嫂子的,抹卓帕。

——

       “摧摧,我再给你唱首歌吧。”
 
       “别,老哥。”兰摧玉折正忙着借个和尚号,但心下觉得今天晚上借了恐怕也玩不长,那边夺命连环,重庆狮吼王几分钟前火急火燎的把他吆上来陪他浪迹剑网三,现在呢,已经软绵绵的,声音也放小了很多,醉意完全藏不住。

       兰摧砸吧几下嘴,猜测对方可能已经趴在桌子上眼睛快眯成一条线了,或者一只手托腮强撑着眼皮,脑袋却一下一下的点头,摇头。

        “老哥,你瞅瞅你什么样了,要不下播吧,喝醉了去睡一觉,唱什么歌啊。”

        “我不!”
        那边的人情绪突然亢奋起来,兰摧玉折倒吸了口凉气,默默把耳机往下拿了点。
    
        “我没醉!我就是要给你唱锅!”
        仙某人手一挥,酒瓶子被他豪爽的一扫,轱辘滚到地上去,这一听,倒得还不止一个,兰摧听了,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好好好,唱吧唱吧。”
         这边妥协举手投降。

         “嘿嘿~”仙儿的笑一向有感染力,兰摧就算刚刚再怎么对他无奈也忍不住舒缓了轻皱的眉头,稍稍上扬了一点嘴角。

         “那我唱了哟,摧摧你要听什么。”

         “随便了老哥,你唱的都好听。”

         好好小祖宗快唱完去休息吧。

         “嘿嘿,真的吗?那我唱了哟。”
         仙儿听几句好话就开心的不得了,兰摧学想象中的那人一样托起腮,觉着这人也太好哄了一点,哪天说不准就给谁骗走了。

         “诶喂锐吧迪!那我唱一首《我四你的谁》送给摧摧!摧摧你遵的很帅你资道吗?嘿嘿~”
       
        兰摧没有搭理,只是静静听着那人多变得声线,手指在桌面上敲打着。

        谁有醉意?

        “摧摧这首歌好不好听,给你唱的。”

        仙儿声音里透着股得意和摧摧你可以夸我了的信息。

         “老哥你刚刚那首歌啥名字?”
   
        兰摧懒懒的问了一句,手在烟盒上一放停顿了一下又把烟盒扔了出去。

        “我四你的谁啊。”

        仙某人含糊的回着,醉酒带来的睡意又浮了上来,快要趴在桌子上了。

        “……”
  
        兰摧丢下手边的一根烟,长舒了一口气,才缓缓的说着——
   
        “傻逼。”
 
        犹如夏日一道惊雨,来的酣畅淋漓。

        又温柔了你。

        重庆扛把子结结巴巴支吾了一会儿没了下文,兰摧也不急,就默默的抓起那根烟也不管那边的动静了。

        “喂,兰摧玉镯。”
        仙儿往电脑蹭了蹭,好像这样离那边的人稍微近一些,声音也样近一些。

         “你才傻逼。”

         酒意微醺,化了心脾。

       
          “艹——”

 
          说笑着,折了手里的烟。

       

跑路遁地多天,吱一声。重新在看琅琊榜,对飞流的喜爱又重新复燃上升到快要饭上吴磊了。。。唉,要自控。










可是真的很好看啊!

各位老板多看我一眼,求这个谱子啊,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