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暖

一个头两个大的小可爱

随手摸一个一只花,吸~哈哈哈

想补残次品,又想甜甜浇我的头。。。残次品就算知道攻受,却还是被林a到爆炸差点反,看了八十几章就停下来了。。

假期走的猝不及防。。。。我抢救失败了

[长顾]一日闲

♥段子流,照例表白甜甜和长顾  

   表白729,各位老师太神了,把存了两周的广播剧听完我又乖乖躺回了这里。
——
1.       

        差不多清晨,星辉还没有完全落下,顾昀迷迷糊糊间听到一阵衣物摩挲的声音,不自觉的把手从锦绣被里伸出来不安分的四处找什么。一双捂热乎的手立马抚了上来,动作十分轻柔,小心的把侯爷的手放回被窝里,捂严实了。       

       长庚还没穿戴好,金龙懒懒散散的爬在他身上,找了个好角度,龙头好像正对着顾昀,乍一看,好像还带笑。渲染上当今圣上那满腔爱意,一身皇袍都褪去了威严而显得柔情。       

        长庚低头在顾昀额上轻轻吻了一下,才依依不舍的道:         

        “我吩咐侯府的人早饭做的清淡,养胃,好不好?”

        顾昀的意识还在梦里挣扎,耳朵里囫囵灌了这么几句话也分不清那小兔崽子是在撒娇黏人还是又找他趣,说些没有礼义廉耻的话,皱着个眉头,又把手伸出来无力的推了他几下,把搅人清梦的陛下往外赶。

2.     
 
        长庚出了卧房还在傻笑,路过王伯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出生提醒陛下该上早朝了。

3.        

        沈易与陈轻絮成婚不久,还在京城里待着。

        可惜沈易骂不过以前那只神鸟是有道理的,他有时候确实不太能说话。刚刚换好朝服到了院子,忽然听见吱呀一声,陈轻絮推门赶了上来。        

        “陈姑,姑,姑,姑……”一时间他不仅把称呼转不过来,还结巴了。        

        陈轻絮脚步顿了顿,面无表情的想着:嘿,这刚成家就长辈分。

4.

        陈轻絮快步走的沈易面前,若无其事道:

       “夫君你发髻歪了些。”

5. .

        “沈郎私下,唤我轻絮也好。”

        沈易嗅着满园药草的清香,忽然想,这陈圣手当真要花一辈子与他走良辰美景了。

6.     

       “陛下,安定侯已经有六日没上早朝了……”

       老臣似乎有什么难言,没了下文,但不妨碍长庚做一个不让臣子尴尬的好皇帝,当即把话头接了过去,摆了摆手道:

        “安定侯身为大梁功臣,立下汗马功劳,重伤初愈,多调养几天也无妨。”

        老臣子有点不忍直视,颤颤巍巍的把自己的原话说完了——

        “可陛下,今个是这月初八。”

7.

         史官刷刷没有丝毫犹豫记下当日事,“父慈子孝”四字就传了千古。

8.

       “哟,陛下回来了。”
       顾昀早起了,闲得慌和那只八哥过不去,险些把那鸟折磨的驾鹤西去,此刻那鸟转眼一看长庚回来了,差点没给跪下,吐不出象牙的鸟嘴吐了狗骨头出来:

       “陛下吉祥!把贵妃收了吧!”

9.
 
        “这鸟是不是欠揍。”

        “是有点,明明是皇后,这也能错。”

        “我看你俩都欠……”

10.

        “说吧,陛下,今天又有谁弹劾我啊。” 侯爷颇有些无辜的,把坏笑硬生生转成了微笑,可比谁都明白是谁用正常手段和非正常手段留他在侯府虐鸟的。

        长庚面不改色,给侯爷喂了一般橘子,不紧不慢的开口:

        “我在,你能摊上什么莫须有的罪名?”

        顾昀盯着长庚风轻云淡的神色,觉得自己应该是有个“迷糊”圣上的“罪名”的罪名的。

11.

        “长庚,马上秋猎了,想打什么?”
        午饭炖了只鸽子,安定侯喝着人家的汤思想不知道拐了几个弯,想到了秋猎上。

         “上次不是说给你打一张狼皮吗。”

         “还有呢?”

         长庚轻轻笑了一声,给顾昀夹了筷菜,慢声道:

        “我亲手再给你打一只大雁。”

12.

        “请侯爷与我行一套六礼。”

13.

       下午沈易来访,这么多天,从他洞房花烛夜坑了顾昀一把后都不敢来看望他,今天总算鼓足了气往侯府扎,出人意料的发现,顾昀对一铁傀儡研究的起劲,不耐烦的挥挥手说自己没空招呼他。

        可沈易没想到,顾昀随便就让皇上招呼他。 也不知该说谁一句色令智昏。

14.

       “我家子熹是有点克妻,但没关系,旺夫也很好。”

       长庚和他坐在亭子里,遥遥的看顾昀煞有介事的忙。

        长庚眼底的笑意都溢出来了,把不远处的一个小厮叫过来。

        “这点心还行,给侯爷送去点。”

         盲季觉得自己发现了平点。
15.

        沈易临走时,偷偷摸摸和顾昀嚼了会儿舌根,犹犹豫豫的半天扯了些家长里短没用的东西,知把大帅的耐心差点耗干净。

        “我说沈季平你一脸便秘的样子到达想说啥啊。”

        沈易一急,想好的说辞忘了干净,脱口而出:

        “子熹,你不会是下面那个吧。”

16.

        听说沈将军因为便秘被顾帅“请”出侯府了。

17.

        夜里,顾昀遣人去买了包小黄鱼,吃的不亦乐乎。长庚拿他有点没办法,把朱笔放下,有点无奈。

        “子熹,小黄鱼也就是个零嘴……”

        话音未落,顾昀为了保自己的小黄鱼,懒着骨头凑上去在长庚侧脸上亲了一口。

         万事开头难,自从上次献身有效后,顾子熹的脸又不要他了。

        “最后一口。”

        长庚摸了摸侧脸,认输。

18.

        “长庚,陛下,心肝儿……”
    
        顾昀在床上翻了个身,正对长庚,按住某只“不安好心”的咸猪手。
     
         “今天不许碰,我明天上朝。”

        “我不是说了,我在,你多休息几天也没什么。”

        长庚做做无辜的神色,又讨好的冲他笑了一下。别看陛下平日里执笔社稷英姿飒爽,这么一笑,竟甜腻腻的慌。

        哪知顾昀学乖了,闭眼不见心不烦。

        “再不去把几个老头子给气出毛病了,你不是更忙。”

         顾昀心想,最重要的他要好好看看他撑起盛世的陛下,看看他的长庚。

19.
        我的,长庚。

为p总站街,新文单看名字和年下我就可以原地躺平给皮皮捶腿了。

国庆再滚回来更文,这周好像要月考。。。让我先续个命

中秋不放假诶。。。躺平

[长顾]今天的大帅依旧撩人

♥睡了一觉不知怎么屏蔽了,重发吧。

    惯例表白甜甜和长顾。点首页,和之前的《今天的心肝碰瓷了吗》要一起看哦。

——

      顾昀出门了,撒丫子跑欢的四境巡查去了。

      长庚要苦了,没有一枝花吸得日子苦不堪言。

      沈易要疯了,因为顾昀马上就到西南了。

   
        传言国泰民安之盛世,不仅国库充盈,西北的各位将军都开始闲的开垦土地种西瓜,守着一亩三分田的痴狂样活像要和锄头过一辈子,听说还搞了个什么西瓜比赛,何荣辉将军憋着口气拿下了第一,从此就开始炫耀了。

        顾昀一开始不信,回了趟西北才发觉当年个个杀伐决断的将士真的都在喜滋滋的搞绿化。愣着神听何荣辉吹这吹那吹他的瓜,还稀里糊涂被带偏了嗯了几声,说什么皇上会嘉奖你们为保护西北生态做出的贡献的,然后就抱着一个大西瓜原地当机。

        一个小将军挠挠头,不好意思的戳了戳大帅,说:
     
        “大帅,我还得去给瓜浇水呢,过一下啊。”

        最后的最后顾昀当机立断,这事怎么也得让沈易评评理,就三下五除二下了西南,身后还有神瓜将军殷切的让大帅带几车回京城给北大营的兄弟和皇上尝尝的声音。

        不是献殷勤,就是纯粹想让大家都知道他们这的瓜好。

         顾昀拍马就走,想起最近刚听心肝说的个新鲜词,心里诽谤道:难不成你还想搞个产业链?

         一路人本打算风风火火走进大西南,结果硬生生的被一车沉甸甸的西瓜绊住了脚,等顾帅潇潇洒洒的往提督府门口一立,门口的小厮先倒吸一口凉气——嘿,顾帅手里拎着好大一个西瓜来砸他家提督!

         “沈易呢?”

         顾昀心下疑惑,他被恭敬迎进门后却见说小也不小的提督府上连几个照顾起居的都没有,要知道,他那太始帝没来之前的侯府再败也有好几个老弱和家将,沈易长年累月的唠叨说这样不好没人照顾结果他自个儿的房子还萧条。

         “回侯爷,沈提督在后院栽了几棵苹果树正结果呢,不多的几个下人去看热闹啊不,帮忙去了。”

         顾帅情不自禁的掂了掂手里的大西瓜,心中暗暗浮现出沈易穿着个抹布衣裳在那里指挥“慢点别把这个苹果摔坏了。”一边的陈轻絮喜滋滋的拿起一个苹果,说:

        “相公,你看着这个又大又甜♥”

        完了,再想下去,陈姑娘可能会在下次给他开药时味道往死里下。

         “老爷,顾帅到了。”

         “子熹!”

         “侯爷。”

         事实证明顾帅可能是被何荣辉那头整了后怕,想的有点过头。人家沈陈夫妻和和气气的在树下坐着读书抚琴,一派的神仙眷侣模样。就是旁边有一筐苹果比较出戏。

         “我听人说沈将军您搞起果农的活了,特意过来看看你的劳动成果。”顾昀拍拍沈易的肩,冲陈姑娘笑了一下,就走进了那筐苹果,别说,沈易这杂学家还真能搞出名堂,结的苹果虽然不多,但大多都有模有样的,有几个还红彤彤的,看着就令人垂涎。

          “啧,你这活儿干的还可以啊。”顾昀道。

          “闲来无事罢了,忙活一会儿就这么歪瓜裂枣的一筐,和何荣辉将军那几个大西瓜可比不得。”

           沈易调笑几声,把顾昀扔给他的大西瓜拍了拍。

            “还真是个神瓜大将军嘿。”

           顾昀把一只苹果抛着玩,漫不经心道:

           “那就赏你了呗,改天我请示一下皇上,给您老封个苹果将军。”

           “去你的吧。”沈易翻个白眼,但接着又正了颜色“子熹,边疆的战士能在太平盛世闲的种西瓜,这是好事,都是生死里拼杀了半辈子求来的,不容易。”

          “我当然知道,”顾昀突然就笑开了,一口伶牙咬下苹果“不然我这玄铁营大帅早该罚他们了。”

         “你这苹果不错,我待会京城里,让你跟皇上邀个赏。”

          “我谢谢您了嘞!”

        后来的后来顾帅说到做到。等长庚下朝回侯府时可惊了一跳,随即立刻转为惊喜,三步并做两步上前,抓住顾昀的手。

         “信上不是说还要几天才能到吗?怎么这么快?”

         你盼了好久的一枝花突然到货能不开心吗?

        “臣此行给陛下觅了个礼物,不快些礼物就没法看了。”

        “什么?”

        长庚探头看去,卧房和他走之前没什么两样,要说唯一的外来之物......大概就是桌子上放在中间的大苹果。长庚大概是想起了什么,眼睛转向顾昀,直勾勾的盯着他。

        顾昀咳了咳,那有点不自在。

        “你上次不是说要吃苹果吗,这可是沈易那最好的一个,我好不容易从他那顺来的。”

        堂堂天不怕地不怕,鬼不怕神不怕的顾昀破天荒的语气竟然弱弱了一点,几个字囫囵吐出,要不是长庚一直盯着,还真说不准听不听得明白,可这听明白了,却着实让长庚心狠狠跳了一下——

        “就那啥,明媒正娶了呗......”

        “还不够......”长庚悠悠的说道,不等顾昀说他“蹬鼻子上脸”就凑了上去——

        一句“还要洞房花烛。”就泄露在唇齿间了。

 
        

       

[长顾]心肝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沙雕小段子哈哈哈

——

陈姑凉:“心和肝都是人体十分重要的内脏,尤其是心脏……”

顾帅:“心肝啊,当然是用来撩的啊~”

理所当然,理直气壮,全场最佳,连旷早朝。

发誓再也不把手机带去学校了,一交就是月假才能拿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