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暖

花样滑冰,金博洋,羽生结弦,懒癌晚期,努力学习

【柚天】伴生伴老

      ✘中考还不错的暖子回来实现诺言了。

——
一.
        金博洋在颁奖台上稍微出了小会儿神,他向往的最高位置上站着名眉眼弯弯,面容俊秀的青年,但谁都知道他的肩膀可以撑起一片天,心中能藏一片海。

         “嗯?”

        羽生结弦稍稍弯了下身子,单发一个音节询问发了神的后辈。

       金博洋赶紧回过神,泯泯嘴,回着微笑不好意思低下了头,冠军直起身子侧看正好能俯视一圈一圈的发旋。

       就像是转转年轮,一年年一岁岁都在长大,猝不及防便又悄悄拔高了一点点,走过了一圈圈。

        时间真是快。

        冠军垂下眼看看胸前闪耀的奖牌又把目光久久停滞在了冰场,他的肩膀载满了辉煌却也留足了伤痛,时光有一天会带走他的年岁,带走他的经历,但带不走他永驻在冰雪的灵魂。

        “啪!啪!啪!”

        观众们全都在尽力的拍掌,音乐声都显得小了些,当他路过时欢呼声高过一浪又一浪,羽生偏过头慢慢绽放一个笑容,抛却了种种杂想,享受这番盛宴。

         他足够年轻,也足够意气风发。

         金博洋和很几年前的颁奖一样还是紧紧跟在了羽生后面,小虎牙一露,招了太多人喜欢,五星红旗在他走过时飒飒作响,他稍稍慢下了滑行的步伐,行着注目礼。

        羽生转过头时正见着这幅模样的金博洋,等金博洋过来示意媒体要拍照了。

        “天天加油——”

        羽生在拽过他时凑到耳边说了这么一句,但又飞速的离去,仿佛从来没有来到亲密的位置。

         四目相对时,装满星辰的眼眸里还盛着一个你。

二.
        羽生结弦如意料之中的时间退役了,退以后的一段生活过得好自在,可以抱着噗桑天昏地老,和游戏机谈恋爱,可以邋邋遢遢的在床上翻滚,但这样的日子过得久了总会无聊。

        羽生百无聊赖的掀开被子又把自己裹了回去,冰场在维修,不滑冰的休闲日子真难规划,仿佛到达了世界无我,我就是世界的境界。

        “噗桑,你觉得我今天应该干什么?”

        羽生突然发了小孩子心性,抱起维尼,摇晃几下毛绒绒的小肉手。

         “啪!”

        就和黄熊显灵了似得,桌子上很久前世锦赛的合照倒了下来,羽生起身去看看,揉着眼睛打着哈欠去扶正,看清照片后整个人都突然按了暂停键,慢动作一样哼笑几声,食指敲打着桌子,摇晃着脑袋,给床上的黄熊竖起大拇指。

       “不愧是噗桑!”

        随即就和找着目标一样,好心情的哼着歌来,没几分钟还是那个踏着冰的王子。

        干啥都不如拐人,干啥也不如约会。
三.
        金博洋退役了,第二天就开始闲的发霉了。想着没有社交账号的某人翻一个白眼就订了飞往日本的机票。

         云里腾飞,翻山越岭。

        金博洋想有这么个恋人这样形容寻找他的路程一点也不为过。

        羽生结弦啊,这名字一提起就和镶了金的一样闪闪发光。

         当时他是这样想的。

         羽生结弦啊,那就是一个他爱的普通人。

         现在他是这么想。

        他会在比赛完了偷偷给自己加餐,他会傻傻的在雨天等着给自己送伞,结果自己淋成一只落汤鸡,他会幼稚的用维尼捂住自己的眼睛,问着“猜猜我是谁?”,也会在自己接受满城骂声的时候拥抱自己说着“回家。”

        这样的羽生结弦租都不租给那些咬着纸巾补血的女粉丝。

        金博洋拍了拍大腿,突然就情绪激动了。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金博洋下飞机的时候还好心情的拍了张自拍,他没告诉羽生他的突然到来。

         他现在会干嘛?在冰场和小孩子玩闹?在家里打着游戏?还是少有功夫的想睡个懒觉?

         哈哈,待会得吓他一跳!

         金博洋这样想着,好心情挡都挡不住,笑眯了眼睛收好手机转过身打算往机场出口走去。

        可这一转身就该他惊喜又惊吓了。

        “羽、羽、羽、羽生……”

        完了,给人整结巴了。

        “博洋,过来了。”

        羽生结弦无奈的摇摇头,装作很头疼的样子故作嫌弃的捏捏眉心,绷住了努力不笑出来。

        “你怎么来了……”

        金博洋还能怎么着,肯定乖乖过去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羽生终于端不住咧开一个笑容,吐吐舌头,说着带了奇怪平仄的普通话,逗得金博洋弯了腰。

        “惊喜,意外。诶,这谁教你的,太坏了!”
        “你猜猜看?”
        “不对,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嗯,这个你就更得猜了……”

        自然的拉过金博洋的行李,扣住他的左手,渐行渐远。

        你退役的时候直面真心,他退役的这年相守真心。

四.
        “羽生,你在看什么?”
        “比赛,学生的。”
        “嗯……”金博洋往嘴里投了颗花生,凑了过去,“让我看看。”

        “四周跳小王子,给点意见?”

        羽生把电脑往这边扳过来一点,眉眼中都含笑,包满了满心的温柔,似水,快都溢了出来。

       “你带的学生我挑什么错……”金博洋凑近了,顺手塞了颗花生去了羽生嘴里“还有四周跳小王子什么的都多少年前了,求别提。”

       “哈哈,提提又怎么了。”

       说笑归说笑,不久两个人还是搬着小板凳蹲在了电脑前一句话也不说,对于花滑,他们从来都是百分百付出爱与精力。

        “滑的不错,挺有天赋,你好好训练人家。”
“嗯,那我不如现在好好训练一下你?”

        “去去去。”

       ……

       “诶,羽生我说,”正经不到三秒金博洋突然乐了,“我以为你当了教练会胖个五六十斤呢。”

        “我当然不一定,”羽生佯装生气挑了挑眉“不过你要是去做教练绝对是这幅模样。”

        “略略略略,再过个几年你看看,肌肉全变肉,还不给吃。”

        “嗯?”

        羽生眯上眼,靠近了去。

        “羽生你别动了啊,我还有事,就从卧室过来想起给你说一句、那啥‘三十二岁生日快乐’,生日快哈。”

         金博洋此刻想原地来个四周窜天飞走,没事儿瞎作死,这点在一起快十年了怎么不知道该!

       “嗯嗯,谢谢祝福,讨礼物来了。”

       时光荏苒,幸而得你,只此一生,甘愿相奉。

——
      ✘好久没写了,感谢阅读。

         就当给老茶中考加油,轻聊也加油!

         对了,删我截图谢谢。

评论(1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