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

沉迷花滑无法自拔,爱羽生爱天总。住宿生活跃在周末的午夜里

【摧仙】傻子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我也很怕嫂子的,抹卓帕。

——

       “摧摧,我再给你唱首歌吧。”
 
       “别,老哥。”兰摧玉折正忙着借个和尚号,但心下觉得今天晚上借了恐怕也玩不长,那边夺命连环,重庆狮吼王几分钟前火急火燎的把他吆上来陪他浪迹剑网三,现在呢,已经软绵绵的,声音也放小了很多,醉意完全藏不住。

       兰摧砸吧几下嘴,猜测对方可能已经趴在桌子上眼睛快眯成一条线了,或者一只手托腮强撑着眼皮,脑袋却一下一下的点头,摇头。

        “老哥,你瞅瞅你什么样了,要不下播吧,喝醉了去睡一觉,唱什么歌啊。”

        “我不!”
        那边的人情绪突然亢奋起来,兰摧玉折倒吸了口凉气,默默把耳机往下拿了点。
    
        “我没醉!我就是要给你唱锅!”
        仙某人手一挥,酒瓶子被他豪爽的一扫,轱辘滚到地上去,这一听,倒得还不止一个,兰摧听了,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好好好,唱吧唱吧。”
         这边妥协举手投降。

         “嘿嘿~”仙儿的笑一向有感染力,兰摧就算刚刚再怎么对他无奈也忍不住舒缓了轻皱的眉头,稍稍上扬了一点嘴角。

         “那我唱了哟,摧摧你要听什么。”

         “随便了老哥,你唱的都好听。”

         好好小祖宗快唱完去休息吧。

         “嘿嘿,真的吗?那我唱了哟。”
         仙儿听几句好话就开心的不得了,兰摧学想象中的那人一样托起腮,觉着这人也太好哄了一点,哪天说不准就给谁骗走了。

         “诶喂锐吧迪!那我唱一首《我四你的谁》送给摧摧!摧摧你遵的很帅你资道吗?嘿嘿~”
       
        兰摧没有搭理,只是静静听着那人多变得声线,手指在桌面上敲打着。

        谁有醉意?

        “摧摧这首歌好不好听,给你唱的。”

        仙儿声音里透着股得意和摧摧你可以夸我了的信息。

         “老哥你刚刚那首歌啥名字?”
   
        兰摧懒懒的问了一句,手在烟盒上一放停顿了一下又把烟盒扔了出去。

        “我四你的谁啊。”

        仙某人含糊的回着,醉酒带来的睡意又浮了上来,快要趴在桌子上了。

        “……”
  
        兰摧丢下手边的一根烟,长舒了一口气,才缓缓的说着——
   
        “傻逼。”
 
        犹如夏日一道惊雨,来的酣畅淋漓。

        又温柔了你。

        重庆扛把子结结巴巴支吾了一会儿没了下文,兰摧也不急,就默默的抓起那根烟也不管那边的动静了。

        “喂,兰摧玉镯。”
        仙儿往电脑蹭了蹭,好像这样离那边的人稍微近一些,声音也样近一些。

         “你才傻逼。”

         酒意微醺,化了心脾。

       
          “艹——”

 
          说笑着,折了手里的烟。

       

评论(2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