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暖

花样滑冰,金博洋,羽生结弦,懒癌晚期,努力学习

【摧仙】剑侠客栈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大概也不知道写了个什么东西,逻辑已死。偏友情向。

    多人客串且戏份很多。

    我很努力避免ooc了,但效果好像并不显著。

    每次写摧仙都不敢去拿我家的抹桌帕。

——

       江里浪,湖里淘,生死在外,侠义在天,要豪情万丈,求快意恩仇,喝是一坛美酒,斩是心中是非,浮名千秋,难以高就,八方不平,义气相救。

        此谓江湖。

       
        “客官,打尖儿啊还是住店啊。”
        “小二,你这儿有什么好酒好菜?”

         店小二挂着一副朴实的笑脸,手上忙活着把木桌抹干净,在这偏远小镇上,淳朴的民风总归是令走遍了大半个江湖,见了不少人间冷暖的人惬意些。兰摧玉折把斗笠磕在桌上,心情一好,倒还想多多关照一下这客栈的生意——

        “这次我们打赌,沐帮主这次回来还剩几根头发丝儿!”
        “这还用赌,他这次走了这么久,脑袋上肯定没头发啊!”
        “诶你们听说了吗江湖上有消息说沐帮主跑去少林寺了,回来要是有头发我跟少林寺急!”
 
        兰摧玉折是万花出来的江湖高手,这点不加掩饰的讨论声是清晰的入耳一个字也不漏,心里有些怪异,这沐帮主在江湖上也是一个有些许名气的人,这帮人就这样大大咧咧的甚至还有些嫌弃的提起他来,来历倒也值得深究。心里也是要提防一点,手里却不慌不忙的给自己斟了杯茶水。

        “我说你们,”二楼上下来一个人,官话不是说的很好,听味道像是巴蜀那边的人,兰摧玉折好奇的抬起眼打算一睹来人的面容,那人却把脸围的严严实实的,只留下一双眼睛咕噜咕噜装满笑意转个不停。

         “你们这么恐怖的吗?哈哈哈哈,他沐某人那还有几根头发挺倔强的哈哈。”那人话语上像是在为不知踌躇在何处的沐帮主帮腔,但看他那笑的直不起腰的模样,怕是一句空话。

         “兄dei!你说啥是啥!我也觉得沐帮主没头发!”

         “好!小周!有我仙某人一口饭吃就有你周某人的酒喝!”

         兰摧把茶水一饮而尽,忍住了堵耳朵这不属于高手风范的动作,却也是将眉头皱起。

        不过这“仙某人”听着到耳熟……

        “那我们这赌约就立下了哟,不许后悔哦。”大夏天把自己捂的严实的人说话软了起来,也挺好听。“谁输了谁娶王大娘哦。”

        兰摧悄悄回头看了眼剩下围在周围的人,不知为何此话一出寂静无比,被称为小周的人咳嗽几声:

        “我跟王大娘是兄弟,不能娶的,而且大娘唱歌那么好听,我们得给她找一个世上无双的公子。”

        “诶对对对。”其余人都是小鸡啄米式点头,兰摧玉折耳力好,偶尔还听见有人打算加去拦截沐帮主剃了他的头发,好不输赌局。

        兰摧吃上刚上来的酒菜,摇摇头,心里念道是人心可怕,人心可怕。

        “去你们的,又在说我什么坏话呢?”
        所谓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女子声音清澈入耳,声声婉转,兰摧评价着,刚刚那个声音震天的人说的是实话,这嗓子是天赐的,唱曲子肯定是动人的。

        “没~有!”

        “没有个鬼,当我聋了啊你们。”
        女子穿着简约,面容姣好,也不矫揉做作,恰到好处的混在这群人当中,举手投足间都自然洒脱令人喜欢。

         “仙儿,你蒙这么严实干嘛,打算杀人放火啊”年轻的“大娘”也知道都是好友们在开玩笑,假装责怪了几句转瞬就不计较了,开始打趣起引起兰摧兴趣的那巴蜀人。

         “我这可是正经生意,别把客人吓跑了。”

         兰摧玉折这类的高手就算视线不在那边的人群也感受的到王大娘瞥向自己的目光,虽然不太自在不过令兰摧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真的是正经客栈啊!

         “我很出名的好吧,被人认出来很麻烦的!就很烦你资道吗。”仙儿话说这么说,但自己已经呼吸困难,吐出来的字句听着就云里雾里的,周公谨呲着嘴先上手把从仙某人脖子开始围到下眼睫以下的围巾一层层剥开,等拨弄完了,仙人已经虚脱了一般,大口大口喘气,脸上还余有红晕。

         “小周还是你懂我啊。”

         “不是兄dei,大夏天这样子伪装,我也很佩服你啊。”周公谨冲好友竖起了大拇指“走在大马路上天策府的人都是按照神经病的标准抓人,都不以为你是强盗的。”

         “滚你妈的!”

         兰摧玉折闯荡这么多年江湖,头一次觉得自己耳朵怕是要给说聋了。把筷子一放,潇洒的转过身,目光正和刚刚重获新生的仙人相对。

         仙某人发誓,这张伪善的娃娃脸曾经在扬州城里见过一遭,可那人混在自己的粉丝群里竟然对自己报以无视的态度就很让人影响深刻。
        
         兰摧玉折则突然想起了“仙儿”这名字,当时路过扬州艺术一条街,被所谓仙儿的一堆粉丝团硬生生把他这个年少成名的武林高手从扬州城挤到了扬州城外。

       此次一见,你也很牛逼啊。

       “我说各位,”王大陆出了声儿“别赌王大娘嫁给谁了,干脆仙儿赌输了就和那少侠搭讪了。”

        “我不!王大陆净出些骚主意!”

       这一声可谓是震天响地,不知为何兰摧觉得有些不爽。

        你不,是吧,那我偏要。

        “兰摧玉折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这想法一现,兰摧立刻反应过来,颇为疑惑和别扭的嘀咕了一句。“伪善的娃娃脸”皱成了一团。

         “诶这位客官我们客栈的饭不好吃吗,脸皱成这样就很恐怖你资道吗?”兰摧不注意,仙人竟然已经搬好了小板凳坐在他身边了,可是把人吓一跳“怎么嗦,我就有点小桑心,你资道吗。”

        “没没没,老哥你们这儿饭很好吃。”

         兰摧一慌,下意识的就喊着老哥。

         “真的!嘿嘿,好吃你就在多吃点!没事儿!我请客!”

         兰摧本先打消的顾虑又涌上心头,十有八准这是个黑店。

          “诶不用了老哥,这怎么好意思呢。”

         你我不相熟,各自还藏着报复的小心思,兰摧玉折是小心的推迟,和仙儿不动声色的抢着酒壶要给对方倒酒。

        我倒要看看这酒有什么毛病。

        “大娘,我怎么看着这俩人不像是要好的样子啊,真没问题吗?”一直很安静的小艾闪身躲过飞过的筷子,有些担心。

        “谁让他输了呢,玩笑话他也赌的是有头发啊。”

        “啊!啊啊啊!!”
        一楼的人闻声朝二楼瞧去,被绑着的沐帮主一路嚎叫着夺门而出,躲避着身后穷追不舍拿着剪刀“嘿嘿嘿”的狩殇。

         “别逃了,大家要你头发死,岂敢留它到五更。”

        兰摧筷子都掉了。

        “就怎么嗦,小东。”
        仙人诚恳的望着兰摧。
        “大家都很不容易啊。”

        “是兰摧玉折。”
        “好的兰摧玉镯。”

        “兰摧玉折。”
        “哎呀兰摧玉镯吗,怎么肥四你连自己名字还要重复这么多遍咯。”

        “算了随便你了老哥。”反正是察觉自己中了圈套输了赌约听了王大陆的话才来找自己帮忙开脱的。

        不过这是多不想输“娶王大娘”的赌约啊→_→

        “好的摧摧,谢谢你摧摧!摧摧你很帅!”

        摧你大爷,兰摧差点一口茶喷出来。

       “罢了罢了,”兰摧把仙人往这边扯了点,把自己的斗笠往仙人脑袋上一套,目光依旧在自己的好酒好菜上,却把几样菜往仙人那边推了推。

        “大夏天的也不嫌热,大名人戴着斗笠吧。”

        “嘿嘿,摧摧爱你。”
       
       

       

     

        

       

       
       

评论(1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