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暖

一个头两个大的小可爱

【我的友情向】赠吾友

         ✘把我的朋友们放在一起。   
    
          祝老茶生日快乐。

          冬梅开心。

          群里的大家都能好。

         还有我的傻贤,老大,芯月能一直仁义善良,意气风发。

—— 一

        “你怎么的,还喜欢上了听戏。”

        我下了黄包车,把钱给车夫结清,脚还没抬起,就听见有人唤我一声。

        “我也没懂戏的风雅,来见个朋友罢了。”

        我朝她走去,不过几步,倒也是巧。芯月穿着件新的长裙,灰色, 胸口别着根蔷薇样的金灿灿的胸针。她与我同岁,脸是圆圆的跟个包子似得,看着总多几分稚气,内心却又看的通透。

         “梨园有你的朋友,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芯月等我走近了,一起迈开步子往门口真热闹的梨园门口走去。
         “怎么,想认识?对了,你又来这干嘛。”
      
         此刻已经进了门,戏台子下忙忙碌碌的人不少。芯月与我坐下,她随手抓了块点心,漫不经心的答我:

         “日子不太平了,来这里躲一躲清净。”

         梨园的老板姓张,好冬梅,于是都唤她冬梅,冬老板。

         “朋友?”

         戏散了,管家带我往后台走,走时,我犹豫了几分,把手上的一系着铃铛的手链交给她,她略有惊愕,我道:

         “世界之大,擦肩就过了,这手链给你也算有个念想。”
        顿一顿。
         “我听闻你要去别地了,外国也好,外省也好,注意点安全。以后,还是尽量联系。”

         我与她很久没见了。

 
         “朋友?”
         我到时,冬梅还未卸妆,我虽不太关注戏曲,但一直是觉得这门艺术是美得,这戏台子上的人也是美的。

         “嗯,道别。”

         “道别……”
         冬梅出神,手指在红木质的的桌上轻轻敲打着,穿出的声音也似一场戏。
         “你是否也觉得近来有很多人都从身边消失了。”

         “大概吧。”
         我站在她后面,只能透过一面铜镜观察她的神色,似是惆怅添三分伤感。
 
        “可你又不是他们,你怎么知道别人是消失了?说不准在哪个冬日里,哪个人又嗅着梅香,就突然欣喜:我有个朋友……”

        “不常联系?”

        “不常联系又不是心无所系。”

         我奉上一封请帖。

        “老茶的生辰到了,茶庄的请帖,我来转交。冬老板可一定要到。”

        冬梅接过,手轻抚过帖子上的纹路,良久,绽开个笑颜。

        “自然记得。得去。”
 
        “那你还是快卸妆吧,你刚刚有点吓人。”

         ……
 
         “下次别来了你。”


   
         出了梨园,我的事儿也做完了,但还有些事,不管我的话有没有幸运的在点子上,也算赠了番话,尽了番心意,打从心眼里,我还是希望她开心活跃些。

         闲来也无事,我打算在附近逛一逛,看有没有送给老茶的小礼物。我叫她老茶,她也不是真的老,非要算的话,她还比我小上两月。

         走了小半个时辰,是女子师范学校,里面都是青春靓丽的女学生,或捧着书本,或欢声笑语,我不禁有些出神。

         我没见着月明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她当学生穿着这蓝色校服的时候我还羡慕过好一阵,她也是个有才华的人。

        有才华的人当去一个更广阔的天地才是。

        茶庄规模宏大,老茶作为未来的继承人,表面上总是风光的。她招来小丫鬟奉茶,脖子上的项链挂着小块玉坠,穿着做工讲究的淡蓝色洋服,领口嵌着金丝,裙上绣的是水仙。

         “你先别和我说话,我仇富。”

         “哈哈哈,这话老轻刚刚在来说过了。”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支开了一旁的丫鬟,她立马笑的拍桌子,动静之大,好像支开丫鬟并没有什么用。

          “朋友,你没事了来我茶庄干吧。我给你开工钱,不愁吃不吃穿。”

          “拒绝。会累死。”

          我喝口茶,抬眼示意老茶看我一早放在桌子上的袋子。

        
          “生日礼物?”

          “……”

          “嫌弃哦。”

          空气突然安静。

          “嫌弃?✘#‖:)&我看看。”

         老轻这时候拿了块西点蛋糕还没下咽,风风火火闯了回来,包着嘴,嘴角还有面包屑。

          “嫌弃你哦。”

         华灯初上。
         我走过弯弯曲曲的小巷,停在一院门前,门上还挂着红灯笼,谁刚刚点上的。
  
         我推开门。

         恩贤端着冒热气的一碗黄花鱼,见了我打声招呼,立马跺脚跑进了屋里,老大冲我招手。

         “外面待着不嫌冷。”

         嗯。

         “我回来了。”

——完——

      我究竟都在干什么。。。。



    
          

       

           
    

        
         

评论(8)

热度(10)

  1. 民间艺人冬梅向暖 转载了此文字
    看得我又想哭又想笑……大家就继续这样吧……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