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暖

一个头两个大的小可爱

【季/天】少年折东风

      ✘季光虹和金博洋一个跨越时空的友谊故事。设定瞎来,切勿较真。

         赶得比较急,我实在没时间写了,进展有点快,感情没处理好,有机会会重写。

         天总奥运年加油,好好养伤,你是最胖的!

——
一.

       季光虹结束训练习惯的戴上一掩人耳目的帽子,偏偏要往天安门广场那个方向走去,在国旗下站个十几分钟,听着音乐发呆,再到前门坐地铁回到家。
        走的每一步都是标准又沉重的日常。

二.

        金博洋恍若做了个春秋大梦,梦里他没有花滑,没有挂在脖子上的花生,没有赛场上的鲜花与失落,他不知道滑冰,有新的人代替他的位置。
        金博洋蹲在自己进不去的宿舍门口,手机里回放的是一场自己从没映像的赛事,除了解说的声音耳熟些,里面尽是不认识的选手,没有羽生结弦,没有陈巍,没有陈伟群……
        也没有金博洋。

三.
        “我回来了。”
        “光虹,今天开心吗?”
        季光虹垂着头换鞋,客厅的灯调的暗了些完全看不见他被刘海遮挡住的那双眼睛,长相温婉的妇人欲言又止,接过他带回来的换洗的训练服,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回头看了他一眼,手指在沙发上一敲,示意光虹过来。
         季光虹抬头,发现电视里回看着刚过去几天的世锦赛,里面的他自己跳跃摔得一个比一个惨,原本温暖稚气的脸庞不由得抽了抽。
         厨房里妇人咳嗽几声,压过房间的里的无声。
         季光虹坐着,完全放空思绪,这场比赛他早已经刻在脑子里了,他清楚每一个道理,他知道他不该低沉,他最近也没有训练,他只是渴望上冰,渴望忘掉自己。他的手机突然亮起——锁屏是不知道哪个时候什么比赛领奖的照片——这是他训练的日子里定的上冰闹铃。季光虹突然战起,惊了夫妻俩一跳,少年怔了会,喃喃,我要去冰场,说罢,抓起外套就冲进了残留冬意的春风里,只余一句不用担心散在空气。

四.

         金博洋揉了揉脚踝,虽说在恢复,但他未免不曾心慌与着急,过不了几个月就是冬奥会了,他今年二十岁,承载了太多人的期待,他还能等几个四年?
         每年的四月也有带寒意的几天,金博洋收起快没电的手机,无奈的起身离开冬秀园,只是有点可惜了自己小宿舍里的空调和游戏。
        金博洋边走着边想,这辈子见过最扯的不是“日本鹿晗对战美国何润东”的新闻标题,而是他睡个觉把自己睡穿越了。脚不能大动,他就挂着耳机重复《卧虎藏龙》的手部动作,一遍一遍,不厌其烦。
         直到他不知不觉来到了首体,和弯腰喘着粗气的季光虹莫名对视,一线黄色的灯光从中间起扫过,空气中飞扬着尘粒,恍若静止。

五.

         季光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傻了很想对对方做自我介绍。

         “我是季光虹。”

六.

         金博洋也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我是金博洋”

七.

         等季光虹不喘了,空气又冷了下来,刚稀里糊涂做完自我介绍的两个人尴尬的站在原地,一个摸着发红的鼻尖,一个磨着耳垂,实在懊恼怎么脑子一热就随便和陌生人相识。
         “那个,我先走了……”
         “等等,”金博洋去猛然回神,突兀的喊出一声,季光虹疑惑的转身,实实在在看见了对方眼中渴望的,希翼的星在发光,莫名停下脚步,听本该擦肩的人的话语。
         不过,也庆幸没有擦肩。
          “你要去冰场吗?”
          “是的……”
  
          “你能带我去吗,我想滑冰。”
八.

          3f,3a。

         季光虹放下水杯,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冰场中央的人身上,每一个跳跃都十分飘逸勘称教科书级别,绝对的专业水平,在四周跳时代以前绝对是个有力竞争对手。
那人只是单纯的练习跳跃,从挡板一侧到另一侧,只是普通的滑行,季光虹瞳孔突然微张,他清晰的看见那人用刃清晰,干脆利落的起跳——
         4lz。
        季光虹的心放佛被纠起,只是那人落冰时结结实实摔了一跤,吓了他一跳,赶忙追过去,扶起金博洋。
        “你没事吧?”
        “还不行……还不行……”
         金博洋艰难的挣扎起身,搭在季光虹身上,表情略带痛苦下冰休息。两个人坐在一张椅子上,相顾无言,只面对明亮的灯光和偌大一个空旷的冰场。
         “我没在男单里听说过你的名字,你很好。”
         季光虹递水过去。
         “我看了你的世锦赛,说实话你状态不怎样。”
         “我知道,”季光虹点点头,“我教练病了,你知道的,我……”
          “会好起来的,”金博洋拍拍少年的肩,“我虽然没在世锦赛摔得这么惨,但美国向来与我水土不服。理解理解。”
          “你到底是谁,你参加过国际赛事但我没见过你。你如果不是在四周时代你一定能竞争领奖台。”
          “不,”金博洋面露严肃,扭紧了的瓶盖,指点江山一样把水瓶当指挥棒使,绕了冰场一圈。
          “四周我也能做到。我能做到。”

九.

         “我不能比赛,我陪你训练,直到你证明自己。”

         “成交!”
   
         你等同于这个世界的我,所以我相信你,知道我不会认输。

十.

         “光虹,怎么这么晚!”妈妈打开门是责备道,却发现儿子的心情不再与前几日一样低沉,嘴角一颤又温柔的上扬。“这孩子是——”

         “阿姨好,我是金博洋,季光虹的朋友。”
         金博洋撑在季光虹身上,一跳一跳回来的,笑容特别灿烂,小虎牙一露,简直招牌利器。

          “哎呦,这是怎么了?脚伤着了?阿姨是医生,给你看看,去沙发坐着。”
          金博洋劳累了一天,安定下来有人嘘寒问暖时非常容易伤感,有人为他揉脚踝,柔声细语待他时他就不由想到另一个女人,手敷在眼上,无声的泪被堵回去。

十一.

        转眼,时间过了半个月,季家人像是默认了多出一个“儿子”的事实,金博洋每天配合季妈妈的治疗,再也不敢在冰上胡来了,国家队的人只知道这是季的朋友,也不见他上冰的样子,只有晚上的时候,冰场属于两个少年,冰刀划过冰面凛冽的一响是最动听的声音,溅起的一层层冰屑是最美的风景。
        “诶,天儿,你再讲讲你们那边的比赛和选手呗。”
        还是熟悉的宿舍,两个人打着游戏一边闲聊,享受着去加拿大编排的前一晚自由时光。
        “你还在纠结你那个俄国偶像和我们那边的普鲁申科,羽生结弦谁更厉害啊。”
         “厉害的人当然值得憧憬了,你口头表达能力又不太好,一句话有八个可能。”季光虹夸张的点头,游戏里的人物打算暗算金博洋。
         “哇,说的你在学校待的日子比我多一样。”

         嘭!一枪命中。

        金博洋得意的打了个响指,少年满脸的得意,季光虹吐槽他转个椅子都跟个领导一样,和一群人认识时就跟国家领导人握手似的。
        “你这个赛季想选什么曲子。”

        “你选的什么来着?”
        “《卧虎藏龙》《星球大战》,咋滴啦?”
  
         “没(四声)咋滴!”
十二.
         金博洋因为还要在国内好好在检查一次伤势,并没有随季光虹到加拿大,季也始终没有透露他的编排,偶尔金博洋还会开玩笑说他小气,季光虹却总是哈哈大笑,说你猜。

         到头来还是乖乖的交代了自己的节目。
         短节目《四季 冬》,自由滑《fairy dance》,表演滑《sun》。
         那头金博洋听了沉默好久,说着:
         有个“日本鹿晗”也滑《四季 冬》。

         完了他都开始思恋不会再拔高的宇野昌磨了。
十三.
          季光虹是一个能力非常强的选手,和金博洋一样以擅长四周而出名,但这不是他的全部,自世锦赛来他每夜都做着梦,他怎么能做到更好。

          全国赛的时候季光虹发挥正常,观众尤其喜欢他那套自由滑,仿佛冰上的精灵,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梦幻世界。他依然摘金,金博洋向他鼓掌,恨不得自己冲上冰滑两圈,小虎牙露出来,眼睛笑的没了边。转场又到了中国杯。

         “你咋还在抖啊……”
         “你不也是……”
         
          这是三套节目第一次展露在国际赛事中,季光虹上场时,四周一片寂静,他深呼吸一口气,睁眼时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教练说   “光虹,你是中国的英雄。”

         金博洋动动嘴角,无声的,也不知道冲谁说——
 
         “你是王牌,你能做到。”

十四.

          季光虹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厚,冬天凛冽的风任性的吹着。他跟金博洋两个人蹲在煎饼果子摊上毫无形象的吃小吃,期间还夹杂着几句讨论
  
          “你怎么不和其他选手一起啊。”
          “他们每次都去深巷子吃火锅,连位置都不带换的,我不太能吃那个,比起明面拒绝还是找个借口好。”
          季光虹含糊不清的讲话,脸上是一片满足。
          “那真抱歉光虹,偶遇算吗?”
          俩傻小子抬头跟后面一群不同皮肤不同发色的各国人民亲切友好对视。
          这不能怪金博洋,他经验还是太少,不知道“煎饼果子摊必有季光虹”这一铁的定律。
          而现在金博洋愣了一会儿,才傻乎乎对leo蹦出一句话:

          “美国何润东?”

十五.

          世锦赛之前的四大洲,金博洋极力压制自己不要把季光虹拉下来干脆把音乐换《卧虎藏龙》得了,坚决离冰鞋远一点。

         季光虹状态本不错,自由滑神秘的精灵世纪令人沉醉,可惜还有几位大前辈在场,只能好好摘银。

         金博洋坐在观众席上,颁奖音乐响起时他内心突然断了根弦,越来越慌,这个赛季已经过半,他却还在这里。

         冬奥会怎么办,世锦赛怎么办?
         这天队员们都去了晚宴,只有金博洋留在宿舍颤抖着双手给自己拉上季光虹队服的拉链。

十六.

        季光虹打开门时,只有自己的队服落在地上,什么人也没有了。

十七.

       金博洋做了一场春秋大梦,梦里他也想尽了一切办法花滑,他有一个朋友低迷过也荣誉过。
        他睁眼时,一切都回归了原样,房间的装饰没有贴着维克多的海报,也没有摊在床上的洋装。

        脚踝也在隐隐作痛。

十八.

         冬风呼啸,明月山岗。
        

十九.

         红色的队服披在身上,利落的将拉链拉到了最上面,带好了背包与冰鞋,眼一抬,是必胜的少年。

        穿过这扇门是冬奥与世锦赛的舞台,金博洋动动踝关节已经不是大碍,季光虹听着冬的音乐志在必得。

二十.

         “我可以/我会赢。”
   

           
          
      

         

      
       

         
    
        

       

评论(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