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暖

花样滑冰,金博洋,羽生结弦,懒癌晚期,努力学习

还魂1

冲田总司永远也忘不了那年的盛夏,从他眼前一闪而过的黑猫。

那天晚上空气燥热的很,也不知是赖这空气,还是赖这身体,冲田总司辗转了大半夜也还睁着那双蕴涵了万千情绪的双眼,他的目光终于还是定在了放在床边的打刀上,被病痛折磨地渐黯的眸子突然迸发出一种奇异的神采,那一瞬间,握刀的本能驱使着他想去碰碰自己的爱刀,爱刀大和守安定。可惜还没等付出行动,冲田便感觉到喉咙涌上一股腥甜,本是温柔地想去触碰刀剑的手急忙捂住自己的嘴,把咳嗽声压到了最低。疼,肺很疼,但是看着咳出的血迹,放置了许久的刀剑,心更疼。
对于死亡,鬼之子是不怕的才对,可他不甘,可他舍不得。至少让他看见来年的樱花啊。
冲田闭上眼睛,他多么希望明天早晨第一缕阳光照耀时,自己也能准时醒过来。

“冲田君…”许是幻听,有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一声又一声地叫着自己的名字,确认着冲田总司还在这个世界上。冲田觉得自己对这个声音莫名亲切,却又想不起是谁,只是无端地想摸摸对方的头,告诉他:
“没事的。”
可惜迷迷糊糊间,房门外闪过一只猫的影子,伴随着一声猫叫,冲田还未忆起哭泣的人究竟是谁就像是跌入深海一般,沉睡过去。


“今剑!小心!”
“嘶---”
冲田总司是在充斥着满满的杀气的地方醒来的,一刻之后不得不感慨一句: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就像他在感受到杀气的那一刻猛然醒来准备抽刀作战时没能掀开被子和碰到大和守安定这种事在他一只手穿透墙壁的时候就能解释个通了。他身上穿着常服,在刀光剑影中没有任何动作,这可不像是鬼之子,这可不能是冲田总司。可是鬼之子连简单的触碰都做不到,只能把这一切当作一场梦境。
梦见在池田屋的情景吗,别有深意吗?
冲田总司努力地放空自己,可双手不知不觉紧握暴起了青筋。

他可不是任意什么东西在自己身边挥舞着刀剑随便散发杀气的人,但现在他什么也做不到。身穿白衣的小人和几名身穿洋服的人在一堆奇形怪状中穿梭,每一次挥刀,就有一名敌人烟消云散。
他们全身心的投入生死之战,权然不知一个不小心钻了时间漏洞的灵魂就在一旁看着他们。
真是厉害啊。
冲田总司这样的剑术天才不禁赞叹,几人的模样似乎都还是青年,更有甚的,像名为今剑的脸庞分明还是个小孩样。打刀,短刀,胁差,真是场精彩地杀阵,冲田闭着眼感受周围的剑风,努力放下心绪。不过是一场梦,一场还魂的梦。

终于,在自己熟悉的战场,不熟悉的敌人终于被斩杀待尽了,与之战斗的几人也是累坏了,受了点轻伤的今剑靠着墙气喘吁吁地问道:
“完了吗?”
鯰尾藤四郎抹了一把汗,略为凝重地看着空无一人的楼梯口。
“我去看看,说不准在二楼遇到了些麻烦。”

冲田顺着他们的目光望去,鯰尾语闭,一个蓝色身影便急匆匆地出现在楼道口。冲田呼吸一滞,他只需要看一点边角料他都认得出来者穿的是新选择的羽织,一件属于壬生狼的羽织!
是谁?!
终于突然出现的少年赶到了同伴跟前,鯰尾松了口气,扶了扶旁边的今剑。
“抱歉,在二楼差点被发现了,不得已多躲了一会儿,不过幸好在那之前斩杀了。”
身着羽织的少年这样解释道。
冲田总司见到故友的喜悦突然被浇了个透顶。他伸出的手愣愣地停在半空中,少年径直穿过了他的身体,手里的刀还透着一股肃杀之气。冲田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少年腰间别着的刀的刀纹——
大和守安定。
一点一滴的细节都和冲田总司床头那把大和守安定别无二致。这个梦,真的是梦吗?冲田这样问着自己。

新选组在池田屋一战后差不多就穿洋服了,而穿羽织的那段岁月里冲田总司无论熟不熟识但新选组的每个人都该在他脑海里留个影相,唯独这个少年装束打扮除了看的出有些模仿冲田总司,还就真是个陌生人,不对,说陌生人,又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
如果这一切不是梦,请让我探个明白。冲田收回了空中的手,目光变得锐利起来,默默的跟着少年走,一步一步的像是跨越了一条奔腾的宽大无比的河流,像是在走传说中的轮回路,还偷偷打翻了孟婆的汤,一种还魂到过去感觉。

“那么各位,我们该走了。”
语闭,少年的目光投向二楼,那是一种深深怀念与眷念的目光,冲田见到竟也有些心痛。不过少年终究还是不舍得收回目光紧紧和同伴依偎在一起,冲田倒是晚了几拍看向二楼,突然他看见在二楼楼梯口处一个小孩不合时宜的出现,身上披着一块被血染透了的羽织,手里还紧紧拿着一把断了刃的刀,冷冷地看着一行人的背影。冲田来不及思索疑惑,突然有一股眩晕感袭来,意识的最后只剩下不知是谁的声音响起:

“啊,对了,大和守你上次想要的糖万事屋有了,回去要不要……”已经完全听不见刚刚那群人在讨论什么了,冲田总司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只黑猫,隐约间又听见了那个带哭腔的声音喊道“总司”。
音色倒是和刚刚的少年相似啊,这是冲田昏迷前的最后一点想法了。


在一行人奇异地凭空消失后,楼梯口的孩子僵硬地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用沙哑的嗓音开口:
“你该来了。”
加州清光。
随着外面脚步声的变大孩童也隐入了黑暗中,消失不见了。


*第一次写冲田组,有点小紧张,大概是总司以灵魂的方式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看见未来的清光安定的生活的故事,不知道这个梗能不能写。。。。。
如果可以写的话,会有后面的。

评论(1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