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暖

花样滑冰,金博洋,羽生结弦,懒癌晚期,努力学习

还魂2

“今天这春花真是别样的好看啊。”
三日月宗近坐在走廊上边品茶边欣赏着春景,看着粉嫩的花朵镶在绿叶中心情也忍不住更好,不知觉的就赞叹出了声,对于美的赞扬可从来不能吝啬。

“三日月殿下。”
娇小的少年脚边跟了一只小小的老虎,老虎虽是猛兽,可乖巧的样子就和少年一样可爱。他小心翼翼地把手里的盘子放下,盘中盛的茶点一如初春花朵的模样,十分应景好看。
“给您的茶点。”
“啊,真是好看,多谢你了五虎退。”三日月冲着容易害羞的五虎退笑了笑,接着低头品了一口茶,邀请少年坐下。
“美丽的景色看多少遍也不会腻的。”
五虎退随着三日月的目光看去,也放松起来。
“真的很漂亮啊。”

可惜两把刀都看不见更不知道有一个不该存在这里的人就站在他们身后,身子靠着墙,一脸复杂的看着他们。他,冲田总司,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莫名其妙地走上了一个奇奇怪怪的旅程,以灵体的方式漂泊到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地方,还看到了许多人顶着刀剑的名字再这里生活——比如眼前的三日月宗近和五虎退。
“哈哈,岩融你说我是不是和义经公一样是个美男子呢?”
听久了在庭院里玩闹的少年的话,冲田总司大胆地推测了一下,说不准这里真是刀剑生活的地方……
“太好了!身为义经公的贴身刀也会像他一样厉害的!”
啊啊,好像猜中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冲田总司是在这片院子里醒来的,几个小时的时间让活了二十多年的他算又涨了番见识,拥有人体的刀剑在玩闹在欢笑,不会是处仙境吧?这样胡思乱想着地冲田总司竟不知不觉发起呆来,任由思绪胡乱飞舞。

天下五剑的最美果然名不虚传啊。
这个茶点看起来真漂亮,应该也会很好吃吧。
刀剑的话这里都是男孩子呢……等等,那边那个是女孩子吗!

冲田总司惊讶地睁大眼睛盯着乱藤四郎一蹦一跳的经过三日月这个老爷爷面前,还很高兴的哼起了小调。
“乱,你要去哪里?”
“远征的队伍回来了,我可拜托了加州殿下带了点可爱的东西!”
啊,就算听见了声音也不能确认性别吗,不过应该是男孩子吧?鬼之子已经无聊到这种程度了吗。等到乱藤四郎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冲田总司才想清楚那句话。

加州……加州……他冲田总司正好只认识一把加州。那把红色刀鞘的,难以上手可性能一流的,最终却折断了的,消失了的加州清光。

冲田总司赶忙冲出去寻找乱藤四郎的身影,想随着去找什么远征的队伍,毕竟这里也算是个大地方,冲出来只凭着直觉走只能迷路了。这个时候冲田总司只能懊恼一下春光果然容易使人慵懒,连反应都迟钝了好多。
没有办法,只能在这附近走走碰碰运气了。

“马的眼睛真漂亮啊。”只是走了走,冲田才发觉这个地方真是不可思议,竟然还有马廊,凑近一匹马好好观赏了一番情不自禁的称赞道。
就在这时候,他抬眼一撇,正好一个还算熟悉的蓝色身影提这个桶过来了,一看便是在认真干活。冲田总司对这副样貌是陌生了点点,但搞清楚这个地方居住的是什么事物之后立马对这少年生出一种深入骨髓的相熟。

大和守安定的话,可能看起来是个很安静的孩子但战斗起来一定很认真,像狼一样凶狠。
冲田总司依稀记得曾经无聊时抱着自己的刀对爱刀的样样子这样描述过。

“抱歉了,大和守。”
果然吗,听到一旁的青年这样称呼少年,冲田总司还有点雀跃。
“哪有的话,一期殿下有那么多弟弟也是件很幸福的事吧。”大和守安定摆了摆手,表示完全不介意。一期一振和他一起做马当番时突然被弟弟们拿着故事书一脸期待的盯着,身为大哥一定拒绝不了的。安定一边做着内番一边听着那边的动静也觉得温馨。刀剑一旦拥有了人体,脑子里就总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思绪,对于家,对于亲人的羁绊也会不知不觉上了一个档次。而大和守安定思考了一下自己在本丸内亲近的如同一脉的刀剑们恐怕就是新撰组的了,更何况和某个家伙同属一个人,就更应该亲切一点。

“对了,远征的队伍好像该回来了,你要去看看吗?”
一期一振像是想起了什么从大和守手中接过桶,不好意思的接着说道:
“毕竟今天也算是偷了个懒呀。”

冲田总司是一直站在大和守安定身旁看着的,因为是灵体的缘故也就完全没障碍地直勾勾地盯着安定的面容。
确实是个安静的孩子没错,至少看起来是。
冲田总司对于自己的爱刀是怎么也感觉看不够,注意到大和守的装扮和些许习惯又些随了冲田,到底还是叹了口气。

是你吗?在我的床头哭泣。

冲田总司伸出手来做了一个练习了很多次的动作,手掌轻轻覆盖在了大和守安定的头顶,装作能够触碰到一样温柔地揉了揉。
可惜在几百年前他看不见大和守安定,几百年后大和守安定又看不见他。

安定抬起头看了看太阳,他总觉得今天的阳光照在他头顶温暖过多了,温柔地让他莫名湿了眼眶。


先前也已经说过了,这里是个大地方,冲田总司飘在自己的爱刀后面弯弯绕绕了几个圈子才到达了打刀的目的地。安定推开卧房的门时出乎意料地看见自己的同伴已经换好了内番服,一只手艰难的打理围巾。
“怎么了?我以为清光你回来首先应该汇报远征结果吧?”
安定看着对方别扭的样子微微皱了皱眉。清光也回过头来随意的回复了他:
“一不小心手受了点伤,回来就被推进手入室了,想想还是换件衣服再去好了。"
说完,还像安定摆了摆手上的绷带,有些讨好的说:
“虽然说一会就好了,可现在还是不怎么方便,可刚刚换衣服的时候头发又乱了……”
话都不必说完,安定都知道干什么了,憋了三个字“穷讲究”给清光也认命地把梳子找了出来。
“喏,坐下。”

加州清光及其在意自己的外貌,所以对于头发保养的也特别好,大和守轻轻的把瀑布束成一股清流也容易的很。加州清光拨了拨一点碎发,满意的点了点头,却还十分嫌弃的说道:
“安定弄的也不怎么样嘛。”
安定抽了抽嘴角,一巴掌打上了加州清光的肩,哪只对方倒吸了一口凉气,吃痛起来。

“喂!清光!你是不是还有哪伤着了,别瞒着啊!”大和守安定急了,双手不知道该放哪,只能轻轻搭在清光的肩上,本来焦急的他看到加州清光一秒转化成憋笑的样子立刻明白自己被耍了一通。

“呼——"安定也没打算再和加州闹起来,相反轻搭在清光双肩上的手渐渐用力起来,低着头,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神色晦暗不明。
“你这家伙……”
加州清光听见大和守安定的声音沉闷起来,歪了歪头,收住了笑意。
“安定。”
“这次是真疼。”

冲田总司目睹了这一切的发生,也难以释怀,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即使是刀剑,心中也藏了许多悲伤的事情。

没过多久,安定缓过来后让本来已经要跨出房门的清光又站住了,急急忙忙的去自己的柜子里翻出一袋糖来。
金平糖。
加州清光有些错愕。
“你什么时候买的?”
安定装作不在乎的模样轻描淡写道:
“前几天去万物的时候看见了就顺便买了。”
撒谎,明明叫别的人帮自己注意了好久。
“我记得那个时候清光看着冲天君总是把这个分给附近的小孩馋的口水都要来一地了。”
提到自己的名字,冲田总司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看看两把爱刀准备干些什么。

“哈?说的安定不馋一样,口水流了一地一点也不可爱的应该是你吧?”
加州清光挑了挑眉,不服输地回嘴道。大和守安定崩紧了脸想以一个严肃的样子回复他,结果连几秒都没到就破功了。

“扑哧。”
两个人好像回忆起了什么好玩的东西,捂着肚子笑成了一团,刚刚沉闷的气氛一扫而空。冲田总司想起以前在京都的日子还有些伤感,被这么一笑,也忍不住放肆大笑起来,一时间,管他看得见看不见的房间里有最亲密的三个人都笑弯了腰,阳光经过他们挂上泪珠的眼睫射出几道小彩虹,可爱好看的很。
快乐的事情要以最快乐的姿态回忆才对。

笑够了,大和守安定捧着糖递给清光。
“幸苦了,加州队长。”
总司也将自己的双手和安定的手重合,彷佛是自己亲自给清光分糖似的。
嗯嗯,幸苦了。

加州清光抹了抹泪花,珍重的把糖放进嘴里。
甜,太甜了。眼泪都快又甜出来了。

看见自己的爱刀,看见他们的生活,冲田总司可以说这是患病几年来最快乐的一件事,原来自己闲来无事抱着他们碎碎念念都是知道的啊。至于为何自己的爱刀之一加州清光与昏迷最后一刻见到的孩童一般样貌,以后探究也不迟。








*大概是总司死前以灵体的状态见证爱刀在本丸生活的故事,感谢阅读。
虽然还有一天左右,但还是祝大家元旦快乐,2017一起和冲田组,一起和刀剑乱舞越来越好^_^



评论(1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