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暖

花样滑冰,金博洋,羽生结弦,懒癌晚期,努力学习

还魂3(雪景)

当入夜的时候天空突然飘起了小雪,冲田怔怔地看着白日的春景渐渐隐去 ,先前赏过的春花缩成了一团,从边缘开始一层层染上枯黄的颜色一直直到根底毫无眷念之意,然后一阵夹着白绒的风吹过,那花就一下破碎了向着无尽天地消逝去了。绿油油的浅草眨眼的功夫都弯下腰枕在地上盖上白绒被沉沉的睡着了。
就这样的一会儿这个地方已经进行了不可能的季节更替,风还在温柔的吹将一朵朵枯黄送上了归程,期间也有飞舞的白雪精灵像是感应到冲田的存在,在他周围飞舞了几转,却径直的穿了过去,冲田总司也感受不到一点点冰雪消融在脸上,与灼热的体温相遇最后无声淌下的冷冷触感。

他只能用眼睛去看,他不能伸出手触碰到个什么,他感受不到温凉。

我陪在你身旁,你却感受不到我的存在,我给不了你要的温度,这也是灵体的惩罚。
什么啊这是,这种感觉……冲田总司坐在走廊上,伸出手出神的看着一片片形状各异的雪花不留情的穿过他的手掌,而他身后紧闭的房间内睡着两把守护过他的打刀,两个少年。
冲田在守着两个少年都入睡后才静下心来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来赏这场突兀的雪景的,不自觉地就出了神。
以前下雪的时候屯所的院子也是这般的好看,雪花落在身上虽然冰了些但依然阻止不了人们往雪地里踩的步伐,似乎自己也曾是其中的一员啊。那个时候以为还算空旷的院子一定在某种意义上挤满了人,刀灵也好,主人也好,虽然不能相见,甚至不知道一方的存在,但有什么关系呢,那时候不都是笑着的吗?

现在见到的清光不出所料的是个爱干净,爱漂亮的孩子那个时候有可能只是小小的一只躲在房檐下不愿意和其他人一样在雪层上打滚,而安定可能会捏一个雪球偷偷摸摸的绕到清光不远处一个偷袭,而清光一定会拍拍湿透了的衣服咬牙切齿的喊着大和守安定的名字追了出去,也不管说过的什么“雪的话把衣服弄湿透了会不可爱吧”之类的话了,从自己那偷拿来的丸子估计也被一把丢了出去。
单单是这样想像,冲田就感觉到一阵阵笑声在自己周围想起,情不自禁的挂上一丝微笑。

多可爱啊,他的刀们,他的孩子们。

屋内传来轻微的翻身的声音,冲田无奈的起身回到了屋里,看看是哪个小鬼偷偷踹了被子。

安定一只手晾在了外面,睡的很熟,看样子还沉浸在梦里无法自拔,清光一只手枕着自己的脑袋,也许是感受到了突变的天气不自觉地往杯子里缩了缩,冲田长叹一口气,坐在了两个少年身边,轻轻柔柔的把自己的手放在安定晾出的手上,一点点的靠近最后真的像能够握住一样——即使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放松自己的手只能穿过他覆在感受不到的地板上。
哪知道安定似乎真的感觉到了什么一样收了收手,不知不觉眼角的那颗泪痣真的有一颗晶莹的泪珠盖在上面,加州也像追寻着什么样往这边挪了几下。

冲田低下头,月光也照不明他的模样,只知道一滴水珠落下来,溅起月湖的涟漪。

灵体连最简单的触碰都做不到,想让自己重要的人看见都做不到,孤独的等待连忘却都不敢做到,却还能为自己为所爱哭泣。

别丢下我!是谁在历史的洪流中声嘶力竭的嘶吼。
别丢下我……是谁在时间的站台那苦苦哀求。

冲田闭上眼,阻止自己的眼里的雪花不断的消融。

在院中肆意玩耍,品尝丸子这种事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毕竟单单只是一颗金平糖他们就盼了有几百年。




*冲田以灵体的状态见证安定清光本丸生活的故事,感谢阅读。
说了好久要更文了,结果最后才憋出这么点,伤感。今天的平板时间够了还魂接下来的故事有人期待的话就继续上演吧^_^

评论(1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