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

沉迷花滑无法自拔,爱羽生爱天总。住宿生活跃在周末的午夜里

还魂3(日常)


第二天大和守安定是在短刀门一阵阵欢呼声唤醒的,懵懵的睁着眼睛似乎还有一部分魂丢在梦里了一样好一会儿才变得清明,不出意料的看见熟悉的人影哼着小调忙忙碌碌的打扮自己。
调子是不经意间哼出来的,不成几个样子但和着短刀门从雪地里传来的嬉笑声倒也不失一股别样的清新美好的意味,连冲田都忍不住跟着小唱了几句,心情变得明朗起来。
下雪了啊。
大和守发现加州有转身来叫醒他的意思立马闭上眼,均匀的呼吸仿佛还没醒一样而清光也就竟然真的毫无察觉真真的信了。
加州清光蹑手蹑脚的靠近安定,弯腰凑到了安定的耳根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卯足了劲喊道:
“安定大懒虫!”
嘶------
安定皱着眉头,只觉得自己耳朵里嗡嗡的响个不停,导致脑袋都晕乎晕乎。
清光你等着。
少年打刀内心有个小人恶狠狠地敲着笑得不知所以的清光,思量着怎么才可以不让自己遗憾的回应这一击,湖蓝天空一样好看的眼睛不知不觉就瞄到了清光刚刚梳好的发辫上,心里的小人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歪了歪头脸上堆满了坏笑,主体却是一副表情都没有,呆愣愣的。
坏了,不会傻了吧。
清光本来以为安定一定会一把掀开被子追着自己打结果对方知识坐起了下半身就保持了一个“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的姿态便开始心虚起来,一点点的小心翼翼靠近安定。
“喂,安定?”
染了红色指甲的手撑在大和守的被子上。
“安定啊,你本来就挺傻了别真的又傻一层啊”
被白色发带束缚着的发丝中总有几根不听话的拂过了安定的脸颊。
“啊啦,”安定看准了时机一只手抓住了清光的发带“在说谁傻啊清光。”
不好!意识到中计的清光此时想撤退也是不可能的事了,直直的通过那双蕴满得意的眼睛里看着精心梳好的发辫被恶意的弄得乱糟糟的,好一会回过神来。
“呐,安定啊——”
声音听不出波澜,但那双红眸此刻就像是红枫簇起燃烧一样盯着眼前的天蓝。
“啊,在这呢,清光。”
偏偏大和守安定也不安定安定。
几乎是异口同声的。
“手合场去吗?”

冲田终于忍不住拿手捂着自己的脸笑的缩成了一团。
感情真好啊。
就是他的刀们没觉得这个姿势有点......嗯......没脸看吗?



这个时候我们就该赞扬一下两把打刀说到做到的性格,明明是好久没见的冬景也不知道和短刀们学学快快乐乐的打个滚,大清早的一人手持一把木刀在手和场打的难舍难分。
“没意思,没意思。”
不过这样的练习是长久不了的,清光看准时机十分凛冽的劈下一刀,外人看一定会觉得这一招一定得手了,可清光心里了然————
安定眼睛盯着安定,手一背正好与清光的木刀相撞,格下这一击。
“再这样练下去怎么可能分出胜负,和清光练习就和照镜子一样。”
安定附和清光一句,也只好放下木刀。
“要不这样吧,”清光眯了眯好看的眼睛,凑到安定眼前“我就原谅你早上的行为了。”
说完,还不满的鼓了股嘴,像是自己吃了多大的亏一样。安定扶正对方前倾的身子,把两个人的木刀放回刀架,为了不继续和清光无休止的在这个话题上吵下去只能把“你先挑的事把。”这句话咽了回去,就是他虽然背对着加州清光,却不知冲田总司就飘在他面前,把他抽了抽的嘴角,一副“行行,不和你计较”的憋屈样尽收眼底。
其实安定按照以前性格早就条件反射的反击回去了,就是今天有些怪异的强忍下去。
只是昨夜的那个梦......
“安定,发什么呆啊。”
等安定回过神来,清光已经领先他好几步了,回头见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只能无奈的招魂回来,撇撇嘴皱皱头,不过期间似乎还隐藏了一些笑意。
“诶?”
安定自然的捕捉到了那转瞬即逝的笑,心下觉得有问题,来不及防御一个裹得异常结实的雪球直直朝他打了个满怀。
啊,那抹笑意,是不怀好意的笑。
“清光!你别跑!”
“不跑才傻!哈哈哈哈哈哈!”
手和场的对练结束了,两个人的打闹倒是停不了。

冲田总司站在原地看着清光安定打闹,刚刚清光扔来的雪球穿过了他的身体,意外的感觉......凉凉的?

时间还是照常走,接下来冲田总司笑眼盈盈的见证了两个人扔了雪球结果湿了一身在温泉里互相嫌弃,吃饭时两周手不安分的在桌底下打来打去,尤其是内番时清光拿起锄头假意的动了几下就开始放空了,一会看看自己刚染的指甲,一会伸几个懒腰就是没几分要认真干活的意思,安定叉着腰淌着汗的脸已经黑了一半了。
“咦~~安定你这样好·难·看·啊。”
最后,当然是所谓的审神者看着脏兮兮的两个人,面罩下的脸在看见同样一塌糊涂的瓜地的时候两行清泪默默的流。
清光戳了戳安定,安定瞟了眼清光。最后都只有乖乖低下头。
“我们错了主将,原谅我们吧。”
审神者扶了扶额头,一个心软就挥手任他们了。
“谢谢主将!”
两个人雀跃的都快飞上天了,为了不让审神者反悔立马一溜烟跑了。
毕竟这种事也不是发生一次两次了。

冲田总司呆在原地,目送着自己,不对,现在是别人的两柄爱刀渐渐消失在拐角,消失在夕阳,消失在自己眼前。
不能失去的人走了,可日子总是得过,难舍却也必须分。




“池田屋,最近去的很频繁啊。”
“加州清光,堀川国广,和泉守兼定,和泉守兼定,陆奥守吉行,大和守安定出阵,大和守安定为队长。”
“明白。”
清光歪了歪头,带着探究的眼神看了一会安定。
“清光你这么喜欢我啊。”
“安定,”清光没有回复他的打趣“你最近说梦话很烦啊。”

冲田总司以灵魂状态见证清光安定本丸生活的故事,感谢阅读。
拖了这么久我抱歉我忏悔,毕竟大过年的想来个甜的,结果写完我就想打自己一巴掌。
明天就除夕了,如果大家不嫌弃的话,接受一下我的❤️吧【眨眼】

评论(1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