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暖

花样滑冰,金博洋,羽生结弦,懒癌晚期,努力学习

关于捉迷藏时的等待

在那一段说不明道不清的时间段里,白日里喧嚣,夜里鸣叫,天阴的时候压到人心尖上一寸处,天晴时又在心窝处燥热无比,偶尔吹来凉风,樱花的香味里还若有若无的夹杂了些不知道是哪个巷子飘来的血腥味。
大和守安定拢了拢斗笠上的面纱,拍几下掩人耳目穿上的黑色羽织端端正正的站在街旁,忽略了几名孩童对他多多停留的目光,安定深吸了一口气——青草的香味多多少少是他安定下来——迈开了步伐。
他曾属于这里有不属于现在的这里,按本丸那个宅上天又唠唠叨叨的审神者的话来讲,他和无数个尚且获得人类躯体新生的同伴一样现在属于历史。
“大和守阁下还请小心为是。”
银发的少年和他擦肩而过,留下一句随风飘散又重入心底的话。
“明白。”
安定的手搭在腰间的打刀上,坚定的作出回答。他只是小小的偷个懒去远远的见一面早该来又迟迟不肯再见面的某个家伙,运气好说不准还能看一眼冲田君。
嗯,只看一眼,远远的,一眼就好。
安定藏在面纱后清秀的脸上眉头微皱,嘴里嘀咕着以上的话,眼睛却在四周的商铺小店上流连。
这种茶点卖的特别好,清光每次都想把自己的再稍微“拿”那么一点点。
“一点点,安定,就一点点。”
“拒绝,才不信你。”
那颗小樱花树虽然小但香味却十分浓郁。
“我摘了那条街上的樱花,很香吧。”
“还……真不错。”
还有什么来着?还有——

“哎呦!”
安定出神的时候只感到一个小孩撞在自己身上,自己只是往后退了几步踉跄了一下,小孩倒是直接摔倒在地,一只手挠着脑袋,呲牙裂嘴的。
“嘶——疼——”
小孩清澈又带着点软儒的声音虽然好久没有听过,但响起的那一刻就像今早才在耳畔响起过,熟悉的令人不可置信。
“清,清…”安定有点愣,张口连个名字都喊不出来。
“请小心一点。”
还属于历史的稚童清光很快调整好自己站了起来,接了安定的音节反怼回去,简直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条件反射。清光使劲拍打着衣服上的尘土,也没发觉自己错过了什么。
呼,还好没叫出名字。
安定这时候反应过来心里都松了口气,这要是说出来肯定会引发一大篓子不可收拾的烂摊子。
“抱歉,没伤到你吧。”
安定半蹲下身子正好和小孩身高持平,红色如火如夕阳的眸子隔着一层纱也清晰无比的映在了大和守安定的心里。清光听见“路人”声音时下意识把手上的东西往后藏了藏,目光如炬,似乎要看破了面纱下的人。
往后藏的是一条天蓝色的发带。
“不用道歉,是我跑的太快了,况且我也没有受伤。”
加州清光眨巴了几下清明的眼睛,歪了歪头盯着萍水相逢的人看了许久,弄的安定心中有拨浪鼓在以非常的节奏敲动,脸上还保持微笑。
好气啊,脸上还要继续微笑。
不过也就一会儿年幼的清光就撤回了视线,如无其事的随口问话:
“你不像是本地人,刚来吗?”
这是把自己当作可疑分子了?安定最为和清光共同处了这么多年的人很轻易的捕捉到了红眸里一闪而过的精光。
“只是个云游四方的旅人。”
安定还维持着半蹲的状态和清光平视,这要是让清光知道面前这个不经意间羞辱自己身高的人是大和守安定的话,估计会一脚踩下去。
安定余光看见清光不安分的动了动脚踝。
“哇,你腰间那把也是大和守安定吗?”
清光眯了眯眼睛,装作十分吃惊感兴趣的朝腰间的打刀俯下身去,又要仔细看的意思,身体速度大于大脑速度,安定一把挡住了自己的本体刀。
“对的,虽然有点难用是事实,但自认为是把好刀哦。”
“是吗?”
清光听了这话扬起一个大笑脸,不知道在回答什么。只是直勾勾的盯着斗笠看,看的安定莫名不安。
“我认识一个安定,我只是觉得你们挺像的,像的不止一点半点,”清光见路人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反应,也好好的把蓝色发带放到身前来,攥的紧紧的,试探性的目光收的一干二净。“不过如果我撞到他了,恐怕不是一句对不起能搞定的。”
撞到,发带,对不起。
安定多年前的记忆突然翻新出来,清光手上的发带看着越来越眼熟,好像,好像就在这个时候他和清光无聊的玩捉迷藏时出了点意外,清光失手一推自己就狠狠的从围墙上摔了下来。
清光伸出手却连他围巾的边都没摸到。
“抱歉,我没抓住你。”
这条发带好像是清光偷偷买回来的,直到后来随冲田转折也不知道被丢去哪了,发带的尾部曾经还被安定故意染上一点爪红,湖蓝中的红宝石,不管在什么时候都很好看。
然后发带去了哪里?
发带后来全染上了红色,是被丢弃了啊。
抱歉,我没抓住你。抱歉,我没抓住你。抱歉,我没抓住你。这话,该是大和守安定还给加州清光。

“打扰到你赶路了,再不回去会被发现的。”
清光伸出手在发呆的旅人面前晃了晃,出声提醒自己即将离去。
“啊,没有的事,我还想问有没有伤到你吧。”安定轻笑一声,语气都轻柔起来。

那么再见了。

等等!
“那个……你喜欢玩捉迷藏吗?!”
诶?
清光都走到转角去了突然被旅人大声的叫喊转过身去,夹杂粉色花瓣的清风正好吹过,拂过了清光的脸,鼓起了孩童的新衣,让人有些看不清他的全貌。
安定努力睁开眼睛,把许久没见的人尽收眼底,刻在心里。
“捉迷藏就是一个人等待另一个寻找的过程罢了!你站在那别动,别走,无论是哪个安定!都会……都会找到你……”
后来安定的声音轻了下去,等风过之后,他似乎看见清光上翘了嘴角,开口说了几句话,可安定只看见了他张口闭口,什么也没听见。

“安定,可以走了,时间到了。”
等清光消失在拐角处后,一直等候安定的同伴才走出来拍拍少年的肩膀。
“麻烦你们了。”

在历史的洪流中容不得有任何一个小的支流走岔,因此就有了他们的诞生。

远征的队伍回去后都需要队长进行报告,安定换好内番服和队长山姥切国广打好招呼照例想先去锻刀室走一遭。
又不是什么太珍贵的刀,为什么还没来?
“那个安定等一等。”整日蒙面不出大门一步的审神者却突然开门让安定吓了一跳。
“主?”
审神者手忙脚乱的整理自己的面具,在刀剑的疑惑目光下有些尴尬,干咳了几下才一字一顿的说出憋了好久的消息。
“加州清光刚刚被锻出来,一直在等你远征结束回来告诉你呢。”
“确实是个很棒的孩子呢。”

谁?
安定恍惚了片刻。
是加州清光吗?
是加州清光啊。等了那么久,鼓起勇气才去和过去的他对视几眼的加州清光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对他好好的笑,好好的说话了。
“骨喰带他去了房间……”
安定被粟田口家的短刀们一口一个“一期哥哥”喊醒,转身就冲了出去,下楼梯时还不小心踉跄了几下,差点摔倒在地也没有停下奔跑的步伐。
“安定!”
“诶!大和守阁下!”
手合场过去了,耕地过去了,樱花树过去了……为什么为什么还没到休息的房间?他走的是本丸的道路还是时间的脚步,他睡过了沧海的时间,等待了桑田的日子,从今天起终于了结了无尽的等待!
你在哪?

呼——呼——
安定扒着走廊的木柱才避免自己猛冲过去摔个四脚朝天,体力的消耗程度似乎好像还比出阵时还严重,汗水从发梢结滴落去,可有点狼狈。
安定舔了舔嘴唇,眼睛就没从红色少年的身上离开过,又没了动作,到这一刻好像又不知道到该干什么,空气跟着蝉鸣一块停滞了。很久之后樱花瓣随风落在了清光头发上,打破了一时的静景。
“外面吹风怎么不进去。”安定直立起身子,扭过头擦了擦自己的汗。
身着红色内番服的少年仿佛自觉忽略了安定此时的不堪,弯了眉眼。
“我在等你。”

站在拐角处的孩童上翘了嘴角,张口说了什么,安定只看见了嘴型。
——我等你。





*这么久什么更新都没有我也是很愧疚的,但毕业班真不好混啊,写完这个我就去写作文了,《还魂》其实按进度还有三章就该完结了,然而过渡的那章推翻了很多次了,所以《还魂》暂时不会更了,只会偶尔来更点和这个一样不知所云的小短篇了。
以上,感谢阅读这个不知道写了点什么的小故事。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