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暖

花样滑冰,金博洋,羽生结弦,懒癌晚期,努力学习

关于梦里的樱

关于梦里的樱

用句老套又不乏真理的话说“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距离加州清光来到本丸已经三个月了,天气逐渐转暖,隐隐约约有了夏天燥热的模样,本丸里的晚樱开的十分茂盛,风一吹就是一阵乱舞,落在次郎的酒杯里顿时飘香十里。
“所以说抓住春天的末尾不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吗?”
“可是次郎,”被长谷部要求多出门走走的审神者掩嘴笑道“这可不是你一天组织好几次赏花会来喝酒的理由。”
次郎太刀撅嘴把空酒壶拼命往下倒也得不出一滴醇香的美酒了,听了审神者的话只是嘿嘿笑了几声,面色有些潮红了。
“是吗?可是主不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审神者难得泯了口酒,面对次郎期待的目光只好把“完全不会喝啊”硬生生给咽了下去,在她眼里就是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此刻真是无比感谢脸上四季不离的面罩。
“酒啊,真是不错的东西,怪不得次郎这么爱赏花饮酒。”
“是啊,不过今天几次赏花饮酒的时候加州都拒绝了,似乎很累的样子。”


“承袭冲田君的精妙一击!”
伴随蓝色的刀光闪过,拔刀收鞘也就是眨眼的事,大和守安定清点二番队的人数确定无人受伤后长舒一口气,等可恨可悲的妖刀尽数化成一团黑雾消失殆尽后和众人一起踏上了回归本丸的路,今剑摇头晃脑的显得迫不及待,看的小狐丸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毕竟在出阵之前刚刚得到消息说是堀川在刀匠那把岩融带了回来。
“呐呐,大和守阁下我们多久就可以回去了?”
今剑一蹦一跳的十分雀跃,鞋子踩在地面上快而不乱的节奏就像在演奏一曲活泼欢快的乐曲——要是让从出生起就没尝试过高跟鞋的审神者看到一定会心惊胆颤的,那怕是练个一辈子也没个什么结果的。
“马上马上。”
安定摆弄着泛着金属光泽的方块没一会儿就闪出一片金光,出阵的六位转眼就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来过这片战场,就在他们刚刚离去后打斗声便接近过来,干扰他们决一死战的敌人已经消失殆尽了,还请他们在历史的洪流中激流勇进。

樱花散发的清甜从院中随风一路送到了加州清光的鼻子里,少年在睡梦中皱起的眉头终于舒缓下去,像一只小猫一样蹭了蹭枕头,至于被子,早就不知道何时又被怎样踢到了哪里。平日里梳的规规矩矩的辫子没有章法的散开盖住了一半的脸,掩住了嘴角的美人痣。
大和守安定进屋时看到的就是这么副样子,他身上还穿着出阵服,打算踏进门的脚僵硬的收在半空中,叹了口气,安定缓缓地把脚放了下去,轻柔的就像樱花落在清酒上。
如同感受到了同伴的归来,清光翻了个身正好对上翻找内番服的安定,但还是没有转醒的征兆,正在梦乡里睡在撑天的樱花树下,一个人也好,只有樱花也好,他在等人。
安定蹑手蹑脚的把顺便找出来的薄毯盖在清光身上,小心翼翼地挑起脸上的发丝拢到耳后,嘴角的痣正好和安定眼角的痣相对应,莫种意义上他们是如此的相似,就是天造地设,经历沧海桑田后也会重聚,融进对方血液,使之刻骨铭心的人。
啊哈————
看清光睡得这么香甜安定莫名也睡意朦胧起来,迷迷糊糊的回想了一下今天的内番安排发现并没有自己什么事后刚刚翻出的蓝色内番服立马被嫌弃了,稀里糊涂的放在床尾,换好中衣连马尾都来不及散就钻进了毯子里,蓬蓬的马尾扫过清光的鼻翼,少年在睡梦中不满的哼唧了几声。鸟雀的歌声在窗外想起,悦耳动听,伴随着一蓝一红两个少年呼吸渐渐平稳,也把歌声悄悄送进了梦中那颗樱花树下。
“我在等人哦。”小小的加州清光站在京都最大的一颗樱花树下对每一个邀请他走的蝴蝶与微风说道。
341年过去了,长大了的加州清光在梦里的樱花树下打盹,341年前路过的蝴蝶回到了这里看望少年是否还在等待。他们看见清光旁边的空位上渐渐显出一个蓝色的身影,从缥缈到实实在在,大和守安定出现在这颗盛芳放的樱花树下,真真切切。清光的脑袋自然地从靠在粗糙的树皮上倒在安定的肩上,安定仰头,一只红色的蝴蝶落在他的眼睑上,阳光先透过一丛丛粉色的海洋,再透过挂在高处无法触及的诚字旗然后是蝴蝶红色眼里晶莹的翅膀——是多美的颜色。
341年前的微风拂过,樱花乱舞,就像这一刻,祝福他们久别重逢,祝福他们相伴双生。
“我在等人哦,会等到的。”
蝴蝶们信过吗?微风在当真吗?
有什么关系呢,他不是等到了吗。

1864年到2205年,314年的好久不见。

“安定,清光,到晚饭时间了哦。”
“诶?——阿拉?”堀川拉开格子门就发现熟睡的两个少年一点理会他的意思都没有,完全没有醒来的欲望,一旁的和泉守兼定探头看见这幅景象仿佛想起了什么,从鼻子里哼笑一声,低声说着:“他们两个啊......”
“兼先生,”堀川无奈的笑笑,拉上了门“我们先去餐厅吧,待会把晚饭送过来就好了。”
他们呐,还在做樱花树下的梦啊。



*好像莫名其妙写了个日常向的关于系列?十分短小,感谢阅读嘿。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