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暖

花样滑冰,金博洋,羽生结弦,懒癌晚期,努力学习

【柚天】accident

彼之千年: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羽生结弦养成了睡前给金博洋选手打一通越洋电话的习惯。


大部分时候是他在说,金博洋在听。他们俩英语都不算太好,只能听明白个大概,但依旧乐此不疲。实在忍不住想要倾诉那些无法轻易宣之于口的疲惫与难过了,羽生就会切换成日语,他知道金博洋听不懂,但乖巧的小孩儿会在屏幕另一端一直安安静静地听。


不必再要求更多,羽生听着那头均匀轻柔的呼吸声微笑起来,这样就足够了。


感觉自己说得太多了,羽生就会开始蓄意调戏金博洋,逗他多说几句话。金博洋在他面前脸皮薄,每每说不到
两三句慌慌张张地就害羞起来了,可爱得不行。


而每当羽生想要严肃地和他讨论一下有关终身大事的话题,金博洋就跟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似的,随便找个理由就飞快地把电话挂了。


所以羽生一直非自愿地与金博洋选手保持着纯洁的前后辈关系。


-


WTT的sp又炸了,羽生一个人待在宾馆房间里,习惯性地给金博洋打电话,在等待接通的时候骂自己怂,明明人家就在楼下,可他就是不敢直接去敲门。


“不要难过呀,羽生君,”电话接通后还没等他开口,金博洋先小声安慰起他,“你已经很棒啦!”


“我知道我很棒,”羽生趴在宾馆的大床上,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并没有很难过啦,只是想找你聊聊天而已。”


“哦,”金博洋很明显的不知道说什么了,“哦。”


“天天,”羽生长长地叹气,“你别这样,跟我聊聊天嘛,说什么都行。”


金博洋的声音很软,比平时多了点黏糊,像是在撒娇,“可是……我不知道说什么呀。”


委屈巴巴的。羽生一下子心软了。


“为什么呢?”


他在他的小朋友身上倾注了所有的耐心。


“我我我太紧张了!”金博洋已经开始结巴了,羽生想象着他此刻的样子,慌乱的,白皙的手指紧紧攥着手机,脸一直红到耳根。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呢,天天?”羽生翻了个身,吊顶灯晃了一下他的眼,“为什么你看到我会紧张?仅仅因为我是你的前辈吗?”


他突然不想再忍耐下去。


“天天,你是不是喜欢我?”


-


话一出口羽生就后悔了。


他怎么能就这样破坏了他们之间好不容易保持的平衡。


突如其来的恐惧像一只无形的大手把他的心脏捏得死紧。他害怕他看着长大的小孩儿会从此离他而去。他害怕失去金博洋。


他害怕得要死。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补救些什么,就听见那边直愣愣的一声,“是啊。”


羽生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被小朋友打来的直球砸得晕头转向。


“……妈呀说秃噜嘴了!!!!!”金博洋似乎刚刚才反应过来自己就这么告白了,用中文惨叫着直接把电话挂了。


羽生只僵硬了几秒钟,眯眼笑着从床上跳起来冲出房门奔向楼梯。


他要去尝一尝小朋友的小虎牙到底是什么味道啦。

评论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