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暖

花样滑冰,金博洋,羽生结弦,懒癌晚期,努力学习

关于迷路东京街头这件小事

       第一次迷路在东京是金博洋没想过的事,想以前就是跟着队伍走,比完赛也跑不了多远能迷路去哪儿啊?可这次他莫名其妙的脑袋一根筋抽了突然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带着一个小行李箱哼着歌就踏上了南下的旅程。

       所以说为什么不在中国其它省份浪呢?为什么脑子一热来了日本呢?日本也就算了我怎么就想不开一个人来的呢?

       此刻两眼迷茫的青年手上把玩的是快要没电的手机,大概撑得住一通电话的样子吧就跟续命符一样金博洋愣是没想好该把它用在哪里。明明成长了好些年岁可一焦躁一紧张小虎牙还是不由自主的咬上嘴唇,不住地舔,偶尔还不自觉的鼓一下腮帮子,左顾右盼入眼的全是半生不熟的语言文字,更谈不上突然出现某个奇迹从人群中冒出一个救世主排开人山人海,带着笑眼来把他从陌生的街头带回家了。
        金博洋干脆自暴自弃找了个公共椅子等死了,就看第二天体育新闻登不登“中国花滑男单领军人物金博洋瘫痪东京街头”这条消息了。在没想好找谁救命之前他也不敢浪费手机那亮红的电量,双腿无聊的晃来晃去,只有盯着自己的手指发呆。日本独居有浪漫动画色彩的橘黄色夕阳已经上线,掠过了东京匆匆忙忙的人流,独独偏爱这个落寞的青年,一点点的将温柔的颜色从发梢开始染起,把这个愁眉苦脸的男孩刻入一幅画,但这幅画少了点什么——少了点什么——
 
       少了个让男孩眉头舒展,笑眼一弯,虎牙一露的那个救世主。

      完了完了。
      金博洋丝毫没感觉到夕阳的好与温柔,相反,太阳的光越朦胧他越伤心。 
      这下好了恐怕得露宿街头了。

      男孩的眉头皱成了包子褶,脸一鼓一鼓活像一个委屈哭的糖心包子。
    
       “江哥江哥!你天我要丢在东京街头被人拐走了!国际救援,强行求救!SOS!”
       金博洋心一横猛的抄起手机凭借着直觉一通电话拨出去一下就吼了出去,在电量告急的状态下抢着拍下附近最显眼的建筑发送出去,等发送成功后手机也终于黑屏再也亮不起来,男孩也终于舒了口气像是在国际赛场上比完赛一样全身一松瘫在了椅子上。抬眼才发现一个手持红色气球的小妹妹睁着双闪耀的星星的大眼睛看着他,和博洋四目相对时还局促不安的小小的往后退了一步,抿着嘴唇倒让金博洋良心不安起来。

       #吓到外国萝莉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啥玩意儿?
       小女孩像是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说了一堆话忍痛割爱眼里还带着泪光把自己红色爱心的气球塞到了男孩手里,一溜烟跑没了。而金博洋处于大脑蒙圈状态眼睛忽闪忽闪的先从手机里的线往上看见了迎风飘动的红色气球——异常醒目。

       “噗。”
       男孩听到一声熟悉的轻笑惊讶的把视线转到前方。站在十字路口的青年冲他招手,一路小跑过来,就和穿梭了几个实际一样到了懵懵的男孩面前。
        “讷,博洋。”
        “啊,那个,嗯……羽……羽生……”
        来人把男孩吓得舌头都捋不直了。
        羽生结弦像是没听到似得,摇了摇少年手上的线,红色气球也跟着起舞起来。
        “红色的啊,真漂亮。”
         羽生说笑道,该可惜城市的夜空少了星星倒影不进羽生结弦黑色入夜的瞳仁里,可就这时一排排路灯一盏接一盏点亮,比星星还漂亮的光点在他眼睛里晃。
         比他们更好看的是住进眼睛里藏进心里的少年。
        “我来接你了。”
        救世主这样说道。
        补全了这幅全世界最温柔的图画。

   
        羽生背在身后的手机屏亮了亮,最近的一通通话显示着——博洋。

        “星子,你跑哪儿去了,你的气球呢?”
        “妈妈我刚刚把气球送给一个哥哥了,我说‘哥哥马上就有最爱你的人来接你了’,红色的爱心气球,找起来一定很快的!”
   

       ——完——

        事后牛总内心:还好当时我就在附近,苍天助我。
 

        事后天总内心:我跑东京去干啥来着。。。。

       并未接到求救电话并正在睡觉的江哥:忽悠了羽生买了手机的人,我谢你八辈子。

         ✘纯属脑洞,业余产粮╭(╯ε╰)╮
             上了五天学回家出现好多文内心满足【眯眼满足笑】,感谢各位产粮大佬,哦不,太太。也来凑一脚,不介意吧。
       

评论(2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