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

沉迷花滑无法自拔,爱羽生爱天总。住宿生活跃在周末的午夜里

【柚天】选择水果的重要性

      
       “你可以在日本多待一会儿的。”
       “那你为什么不去中国呢?”
       金博洋玩着手机,就当自己感受不到对象快把他盯出一个窟窿的眼神。
        “你不退役了吗?多待会儿也算不了什么吧?”
        羽生结弦放弃看懂金博洋刷的飞快的中文字,光芒万丈的昔日世界第一嘴里嘟囔着也还是认命的去给好不容易拐到日本的小对象剥桔子,手还没伸出去,却被金博洋叫了停。
  
        “不想吃桔子~”
        小孩儿拉长了音调,就和幼稚园的小弟弟妹妹冲温柔的老师撒娇那样——也就因这样,羽生老师要是不答应他的请求的话,可能会撅起嘴在沙发上打滚,有气无力的唱些羽生结弦面部表情复杂无比的歌谣。
     
        “小白菜啊~地里黄啊~两三岁啊~没了娘啊~”

       嘚,这是没把他当男朋友而是当妈看呢。

       “那你想吃什么啊?”
       羽生老师十分配合的带着哄孩子的语气拍拍把脸埋进沙发角的某人,已经快要笑裂了。
       “想吃啊——”没想到这个问题把我们三天抽风五天上房六天揭瓦的东北天总给难住了,尾音迟迟不落后面的音却也跟不上来。
     
      “想吃——”
      “嗯,想吃什么?”
      羽生盘算着家里还有什么水果。
      “反正不能吃梨。”
      瓮声瓮气的鼻音传出来,当事人还觉得很有道理。这思想是又跑到哪个瓜哇国去了?
        “想吃就吃呗,一个谐音而已还能让我和你说分手?”
        羽生结弦觉得好笑,他一生的志愿都是坚定的走下去的,哪有毁在一个水果上的道理。
      
       “也是……”金博洋终于嫌弃了闷的他心慌的沙发垫子,翻个身,和羽生家的天花板四目相对。“但你也没买梨啊。”
      
       所以和你分开这个选项已经自动排除在这辈子和下面几辈子外了。
 
        “快点想啊,待会就送你去机场了,想到也没用了啊。”
        “你一定是个假的羽生结弦!”金博洋猛的坐起身来,随口就是几年前的网络语言,用在此刻十分贴切。“刚刚还让我多待一会儿,现在就赶我去机场了?”
       “真的假的你还分不清。”羽生转过头盯着一头乱毛的小孩儿,伸手擩了一把——更乱了。
  
      “你就是个假的,别不承认了。”

       金博洋面无表情的任脑袋上那只手乱揉,东北爷们的尊严全栽在日本这旮旯了。

      “那我该怎么证明我是真的?”

      羽生面作无辜。

      “我要吃柚子,尝到好吃就是真的。”
      “家里只有一个柚子真令人苦恼呢。”
 
      面容俊美的青年语气是无奈的,但顷刻间,嘴唇软软的触感和金博洋刚吃的奶糖的味道在心间比什么都重要。

       “一个就够了。”
       小孩儿回应着。

      “羽生结弦!我误机了!”
      “误机了就再多待几天呗。”
      极度无辜,突然兴奋。

      ——完——
      ✘纯属脑洞。勤奋的不像是个快中考的孩子【捂脸哭】,上周说要戒花滑戒羽生戒天总的人不是我【义正言辞】

评论(1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