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

沉迷花滑无法自拔,爱羽生爱天总。住宿生活跃在周末的午夜里

【柚天】天昏地暗

✘现代au,杀手梗,试个水。
    这篇完了可能——可能就没有然后了。
    稍晚的时候可能删。
    第一次尝试这个设定,凑合着吧。

——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金博洋气喘吁吁的翻到了天台,后面踏踏的脚步声紧逼他,再往前只有来个信仰之跃,三百六十度空中旋转,发生物理变化——肉酱着地。
       金博洋想想就恶寒,作为c团队里的一把手这次失手绝对是个意外,耳机早就在意外狼狈的逃亡过程中丢了,完全和后方的人联系不上。

      江哥江哥!考验默契的时候到了啊!速度救人啊!————from恐高症突然发作了的社会你天总。
 
      究竟发生了什么,还得倒带看看才说的清楚。

——
      “天儿,给你三分钟时间放下你的鸡翅然后出门搞事。”
     “如果你让我放下鸡翅我现在就可以在你家搞事。”
      金杨此刻正在和满嘴油光的金博洋进行长久的拉锯战 ,一个不停看表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一个死皮赖脸扒着沙发誓要和没吃完的鸡翅共存亡。
        “你先把事做了回来哥给你再买一盒!”
       “三盒。”
       金博洋伸出手指。
       “一盒半。”
       金杨抽了抽嘴角。
       “不去。”
       金博洋丝毫不服输。
       “两盒。”
       金杨想去把箱子里装好的装备拿出来先轰了他。
       “江哥爱情呢……”金博洋拿下一个鸡翅的手一顿,听见了似乎是菜刀出鞘的声音——哦不,他看着金杨带着个明晃晃的东西从厨房出来了。“成交!”

       嘘——案发两个半小时前。
   
——
       “哟,天总。”
       柳鑫宇坐在驾驶座上,高大的身材挤在一方天地看着就可怜偏偏还要跟着不知道谁放的音乐一起摇摆——“嘭!”——不撞上哪儿才怪。

      金博洋不忍直视的捂住眼睛,心里这样吐槽着。

       “嘶……”柳鑫宇倒吸了一口凉气,帅气的脸庞就跟抽了样,坐在副驾驶座王诗玥停下在笔记本上敲敲打打的手,对搭档象征性的表示嫌弃。
        “让你公主抱三杀过了j团队的羽生,遭诅咒报应了吧?”
       “抱都抱了,”柳鑫宇为了挽救形像强行帅气撩头发发动车子“想砍我的哥无所畏惧……”
        “哎哟!”
        由于惯性原因金博洋一个走神结结实实撞到了王诗玥的座位,疼的眼冒金花,张牙舞爪缓过来就想去抓柳鑫宇的脖子。
        “柳鑫宇我先给你献唱一首!”
       
        坐在飙车状态的越野里的江哥——暂时不想承认这个心智三岁的是c队的一把手。
 
        嘘——事故发生两小时前。
——
       “大腹便便,油光满面,西装都快撑烂了。”
       王诗玥调出目标的图片,就是个马达一样滴滴答答说个不停,交代了一系列事后毫不掩饰自己的仇富之情。
       “带那么多保镖也没啥用,”金博洋作为今晚的主要动手人物从江哥那儿接过东西,余光也就一瞥照片。“就我们四个吗今晚?”
        “嗯,也说不准……”柳鑫宇欲言又止,但马上转移了话题“你快去吧英雄,从他身上拿到东西就够了,完了带你出去浪。三盒鸡翅。”
      
        “你们就喂吧,喂的他都快长鸡翅起飞了。”金杨往腰带里插好一把枪,做好应援的准备,就当自己感受不到金博洋的小眼神。
       
       嘘——事故发生半小时前。

——
       “啊,只有噗桑你陪着我了。”
       相貌引起百分回头率的青年把黄熊在副驾驶安置好,长叹一口气决定还是跟着偶遇到的本该来接他的c团队出任务好了。
        青年目送着戴着兜帽的小孩儿进了富丽堂皇的酒店大门也悠悠然下了车。
     
       嘘——事故发生二十五分钟前。

——
       金博洋失算了,无关于大意,他绝对是带着“无论什么任务都尽职尽责完成”的态度去执行一步一步的,连耳机里的王诗玥都奇怪的“咦”了声。
       “天天,去转角那间棋牌室。”
       “姐我拒绝黄赌毒。”
       ……
       金博洋走到这扇门前,捏好了声线。
       “打扫卫生。”
       这个理由百试百灵。
       然后门开了,一排黑咕隆咚的枪管对着他。

        唉,我日你大爷……

        “woc,江湖救急!”
        这是拔腿跑的天天弄丢耳机,团队里的人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事故发生当时,开启逃亡。
——
       “神庙逃亡我要是有这毅力早就破记录了……”
       时间回到现在。金博洋除了思考自己信仰之跃是否可以成功脑子里只剩柳鑫宇和江哥欠自己的五盒鸡翅。

       死在鸡翅的怀里才是真的幸福。

       金博洋也不是真的不靠谱,四面锁定附近的楼房搜刮逃跑路线,江哥在赶来路上只要撑住了那五盒鸡翅还是吃的到的。
   
       心里的算盘啪啪打的直响,后面的脚步声响的更厉害。然后——
       “我来的刚好吗?”
       金博洋听声探位打算送来者一颗弹,听到清澈如玉的音色手一抖,一颗子弹却已是带着灼热的温度出膛——
       “冷静一点,博洋。”
      羽生结弦眼睛都没眨,就好像离自己几厘米的墙上没有一个弹孔样的,手一松,一米八几的肌肉男软绵绵的倒在地上,往后看才发现倒得是一片肌肉男的海洋。而羽生结弦脸上还挂着笑,伸出手让小孩儿过来。
      
       冷静你大爷,我这发要是平常水平我自己就可以弄死自己了!
   
       金博洋的汗如雨的滴,兜帽衫湿了一片,见小孩儿迟迟待在原地,羽生无奈的自己走了去,夜里的大都市亮着的灯光真是美得很。
       羽生在小孩儿面前站定,伸手抚到小孩儿柔软的发顶,猛的一揉。
      
       “没事了,我在了。”

       赶来的江哥看着从铺好的绳索上下来的两个人:excuse me?【黑人脸问号】

      后记:
      本来不在意柳鑫宇三杀公主抱过羽生前辈的金博洋——
       “流星雨我这次出自真心想给你献唱一曲!”

——完——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