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暖

花样滑冰,金博洋,羽生结弦,懒癌晚期,努力学习

【柚天】永别离

   一
        这天的雪下的很大,纷纷扬扬的不知停歇。细白的雪像是白糖,不小心落在旅人的舌尖上绽开一瞬间的甘甜然后只留一片刺骨的凉让人恍然若失,梦里缥缈。
 
       机场里人来人往带起凛冽的风尘寒气,金博洋原地哆嗦了一下,赶忙跺几下脚。按理说机场里的暖气是开足了的而他本身也并不太怕冷,这是干嘛呢?
      
       谈恋爱快被人给娇坏了。
                                            ——来自江哥老母鸡一般关怀的客户端。

      啧,瞎说。
      金博洋心里吐槽,眼睛不敢歇着,机场里回家的人特别多,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淹没在人山人海里。他踮起脚左顾右盼的,希望在这大海中把远道而来的的对象给捞出来,过于专心的连自己本来就松松垮垮的围巾落了大半都不知道。
       羽生结弦拖着轻巧的行李箱刚下飞机就看见这样的一幕。小孩儿的眉眼成熟了很多,多年的征战让他沉淀了不少可就是现在能在机场这样等候他的金博洋,小孩儿还是他从前见到,了解,爱的小孩儿。金博洋立刻感应到什么回望这边和羽生视线相对,愣了一秒欣喜的招手,还带蹦哒的。羽生觉着这幅模样好笑,可心里早就温柔的化了水,眼睛弯成月牙湖。
        “博洋!”
        大步向你走去,想并肩生生世世。

       “不是让你多带点衣服吗?就这么点?”
       “已经差不多了吧。”
       “机场有暖气啊~”
       金博洋的脸皱成一团对于那个小巧的行李箱表示不满,羽生呲了呲牙赶忙转移话题。
       “还说我,你围巾都不会戴了啊?”
       半是玩笑半是担心,羽生松开了自己的行李,立马伸出手给人理围巾去了。
     
       金博洋一愣,闹腾的手突然停了动作乖乖的站定等羽生结弦干完他的大事业。他垂下眼帘很容易就把恋人专注的神情记录进脑子里。可就这时候,他莫名又想到了另一个满手粗糙,风华不在的女人为他系围巾的模样。
       他早就发现自己的父母不再顶天立地渐渐显露出疲态,可因为这段恋情他一直躲避。他今天突然发现自己躲不了了。
       他舍不得让父母操心,却自私的也舍不得羽生结弦。

       他们是聚光灯下的光鲜亮丽,又藏在社会伦理的悲伤阴影中。

       外面的大风在呼啸,雪下的更大了,小孩子蹦跳跑出去张嘴想尝尝雪。
       金博洋看着他们的背影想告诉他们别瞎想了,这事儿他小时候干过无数回,雪就一点甜,然后就是冷。
        但他也没搞懂为了这么一点甜自己就是心甘情愿在雪地里待那么久呢?

      雪明明很冷,铺天盖地的寒冷。
     
      “羽生,我能抱你吗?”
      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金博洋三秒就后悔了。恋人的手僵持在了空中没了回答。
       “我开玩笑的。”
       金博洋把带有恋人余温的围巾捂住脸,闷声道。羽生的温度会阻挡住雪的,他想着。
       “走吧……”
        羽生最后还是把手搭在了行李箱上,伴随着吱吱呀呀往雪天里去。


       “羽生……”
       “结弦?”
       “yuzu!”
       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喊都快构成扰民性质了,羽生结弦还是挂着耳机事不关己的玩自己的游戏,任凭金博洋在沙发上翻滚。
        “我想吃鸡翅……”
         委屈脸【jpg】
         “不行,”好吧,他怎么可能视而不见“长胖了跳不起来可是件大事。”
         “我没胖!”
        金博洋条件反射的反击,对上羽生似笑非笑的目光最后还是怂了。
        “好吧,可就只有一点点……”
        他也看见粉丝开玩笑说自己跳跃起来看到了一片白花花的小肚腩的话了……

        “不过休赛期嘛,”羽生结弦你没骨气还是心软了“少吃一点。”
        “真的!”
        金博洋两眼真的在发金子光芒。
        “少吃一点……”
        “嗯嗯,我一定少吃一点!”
        反正按平常那个量少来一点也没啥损失。【计划通】
        “真是……”羽生反应过来自己被玩了文字游戏后满脸无奈,而小对象已经哼着歌去点外卖了,再怎样他也提不起那个心去阻止了。
        “等你退役了说不准得养成个小猪。”
        羽生不知何时趴在了金博洋旁边。
        “怎么可能?我还想退役后去环游世界呢。”
        “真的?你想去哪?”
        “嗯……”小孩儿往嘴里塞了奶糖“起点是哈尔滨,终点就仙台吧……然后喜欢哪儿去哪。”
        “好啊,喜欢哪去哪,”羽生侧过脸盯着他,“我和你一起去。”
      
        一个奶糖味儿的甜腻腻的吻。他们此时是多么确定这个吻可以一直甜下去。

       后来的故事不可能给出童话,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留情面的狗仔。世上有为他们留情的景色却没有为他们留情的世人。
       金博洋睁着眼睛,家里的灯全都关上了,他什么也看不见也什么也不想看见。羽生结弦的头埋在他的脖颈出,长长的睫毛刷的他痒酥酥的却什么也笑不出来。
      
       他们是困兽,今夜他们要分别。他们是孤狼,从此分道扬镳 。
 
       “羽生结……”
       金博洋声音有些沙哑,他先前不敢说话,怕带着哭腔,好不容易挤出这句刻在心上的名字还被它的主人亲手打断了。
        羽生猛的抬起头,用手替马上要用过去式的恋人挡住冰凉的墙壁,区别于最后的温柔,他的吻激烈撕咬,做最后的诀别。
        他不开灯,太黑了他可以当自己看不见眼泪,他说黑夜屏蔽了他的五官他听不见有人啜泣,他说他想要奶糖一样的吻所以当自己感受不到嘴里的苦涩与咸。

       父母也好,世界也好,他们也舍不得对方当孤狼,最后伤痕累累,两败俱伤,空手无存,孑然一身。
      
       “羽生结弦,”金博洋舔舔嘴角的腥甜,终于说完整了这个带着荣光的名字。羽生结弦直视他,眼睛里化不开悲伤与浓情却也没有理由去打断早已长大的小孩儿下一句话。

       “你要过得好,从此再见了。”

       嘴角的伤口连甜都不给了。

       羽生结弦结婚了,这个消息立马站上了当天头条,金博洋一个人在家啃鸡翅,无论是那哪个台好像都在没完没了的报道这件事,干脆抱着曾经被某人禁过的零食蹲在电视机前心一横看个痛快。
    
        真该给自己点103个赞,双击666,刷一波小礼物。
 
        金博洋面无表情,把鸡骨头啃的泛白。
 
       哦不,小礼物哪够,得刷法拉利和游艇才对。

       其实我很为你高兴的。
      
       电视机前出现新郎新娘相视一笑的甜蜜画面,新娘很漂亮,看着娴静能干,很适合羽生结弦。

       金博洋咬咬下嘴唇,最后还是拿出手机。
      
       “新婚快乐,新娘好漂亮,好好对人家O(∩_∩)O”
       正在发送。

        “江哥我不都退役了吗,环球旅行敢不敢去!一起浪啊!我现在马上出门机票都订好了……嗯……从哈尔滨走……”
       大门锁上了。
 
       空旷的屋子里埋在一顿杂物下的手机突然亮了,显示短信。
      “新婚快乐,新娘好漂亮,好好对人家O(∩_∩)O”

     “我逼你买的手机,给我留下吧。”
     “好。”
    


      感谢年轻时地一切不羁与美好还有给予这一切的你,至此——
      永别离。

——完——
       ✘文笔不够看起来特别憋屈的捅刀子T^T,我也很绝望啊,还得继续练。

   

评论(2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