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

沉迷花滑无法自拔,爱羽生爱天总。住宿生活跃在周末的午夜里

【柚天】没事别瞎打瞌睡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小片段,纯属脑洞。

——
       金博洋现在十分困乏,走路摇摇晃晃的跟马达加斯加的企鹅似得,下一秒就要栽倒在大太阳的美国。

        #我眼里现在只有中国夜空中最亮的星#

        这也不能怪他,时差也是东西半球的锅,再说了,妈妈说的对——那个手机放在床边你确定你是来床上睡觉的?结果今天我们的博洋同志顶着社会主义接班人为花滑事业操劳的黑眼圈一晃一晃的在冰场来溜达了。那走一步撞墙,走两步踉跄的模样让跟在后面的江哥十分担心。
        “天儿——”
        “嗯?”这一声金博洋是回的有气无力的,双眼本来就不大,这下连条缝都快看不见了。金杨内心吐槽着,满脸复杂,憋出来一句:
        “没病——走两步?”
    
        #说走咱就走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

         大脑反应明显已经跟不上身体的小孩儿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也不忘回敬江哥一个“关怀智障的眼神”,但下一秒就晃晃悠悠的身体前倾,要去感谢大地这么多年来多自己的无私的爱——
       
        “天——!”
        卧槽这一跤可摔不得!江哥从未觉得自己有一天大长腿迈的比不上电影里的慢镜头。走进了才发现小孩儿刚刚没摔倒——但满脸是比摔倒了更生无可恋的憋屈样——再看看从拐角处冒出来把小孩儿扶正了的羽生结弦,江哥选择默默退出舞台。

       从地理位置上观察以及从金博洋发窘的样,还有羽生结弦摸着半张脸略有些迷茫的脸——
        嘚,这是羽生根据命运的选择救了金博洋一命,然后在这个短暂的过程中两人暗生情愫火花四射,产生了一点偶然中的必然的小意外——那大概是金博洋倒下去的时候亲着世界第一半张脸了。

        我日这还是个美好的武侠夹杂童话的爱情故事。

       “so……sorry……”
       小孩儿眼睛一下瞪得大亮,说话支吾起来。羽生很快调节过来摆了摆手示意没关系,脸上挂着笑脸也不知是真愉悦还是怎的,嘱托了几句小心安全的话看小孩儿小鸡啄米似得点头也就安心走了,轻轻的不带走一片云彩。
 
       “天儿,没事了吧?”
       金杨走到电影给了特写不能乱动的金博洋旁边,目送着羽生结弦的离去,一边“关怀”着小孩儿。

        “没,没事……”
        “没事——那没事走两步?”
        金博洋这次瞪大了眼睛把关怀智障的眼神传送的十分完美,拍拍裤子学别人不带走一片云彩。
  
       “嘭!”
       撞了个眼冒金花。
       #博洋式委屈#
    
       “你真的醒了吗?!”
        醒了,铁定醒了,再不醒就睡大发了!
        金博洋一跺脚走的飞快,还力求走直线,东弯西绕的他是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他倒知道眼前这个穿日本队服的人是谁——

        憋住笑意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放肆笑的羽生结弦僵住笑容实在没想到命运给他开了个大。

         #小眼对小眼两眼泪汪汪#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