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暖

花样滑冰,金博洋,羽生结弦,懒癌晚期,努力学习

【柚天】相见成缘

        ✘古风大概架空向,设定肯定都被我吃了【嘎嘣脆】,我这更文的频率根本就是被附身了嘛!

        另外迟来的ooc预警

——
       元宵灯节无疑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日子之一,就算是入了夜皇城里也依旧是人声鼎沸,灯火通明的。小贩吆喝着的同时也忍不住探个头想凑凑游人的热闹,豆丁大的小孩儿手持拨浪鼓拨开吵闹的人群像阵风儿样的跑着,还不住的回头看看有没有人追上来,一串银铃的笑哪有大人舍得责怪他。

       “哎哟!”
 
       小孩儿揉着脑袋委屈着一张脸和刚刚撞了个满怀的青年大眼对小眼,两对墨黑的双眼都蒙上一层雾,点缀着夜里闪烁的各色灯花就和谁比谁更可怜兮兮一点。

       “好吧好吧我认输,没事和小孩儿闹什么啊……”青年揉了揉眼睛,嘟囔着,几下不到又变成了满脸笑容的模样,眉眼弯弯招来旁边卖糖葫芦的小贩,取下一串红彤彤还散着蜜糖味儿的糖葫芦半蹲着正好和小孩儿正视。

       “给,你可别哭了。”糖葫芦伸到小孩儿鼻子前了,小孩儿舔舔嘴唇哪有不接的道理?又小心抬头看看青年人的脸色,青年浅笑着,见小孩儿望来又把笑咧的更大了,傻兮兮的可爱,还把糖葫芦往前伸了伸。

        就和刚刚那家卖的糯米团子一样,分明也就像个小孩儿。

        “喏,你还要不要。”青年问着,眼睛却已经不自觉盯上了马上要送出手的糖葫芦,直勾勾的突然觉得舍不得了,咽了几口口水鼓鼓嘴求个速战速决,可千万别再折磨他了!

         “要!”小孩儿对“小孩儿”的心思察觉的往往最快,原地蹦哒几下赶紧接过糖葫芦,满脸欢喜。转身走了还没一步又折了回来,小脸皱成一团十分纠结的在还没来得及起身的青年面前站定,在青年疑惑的目光下下定决心抓过青年的手把自己的拨浪鼓塞了去。
        “你可也别伤心了……”
        说罢立刻转身混入人潮里没了踪影。

       啥?

       刚刚还为一串糖葫芦神伤的金博洋理理衣摆站了起来,把拨浪鼓翻来覆去的看着,每翻一次就响起一阵丁零当啷的乐声,也还是好玩,脸一下从疑惑转为喜欢,忍不住笑,越摇越喜欢,还跟着摇头晃脑起来。

        看,金博洋,出门多好玩啊。
 
         金博洋晃着鼓在各色铺子摊位间穿梭,御寒的红色斗篷在喜洋洋中混的正好,就和灯笼似的在灯节里到处飘着玩,像个吉祥物样的。一会儿瞅着这个好玩一会儿觉着那个好吃,“小孩儿”忙的不亦乐乎,捧着热乎乎的包子心满意足的打量着四处挂满红灯笼闪烁的楼台。

        “呐,”忽然有一只手搭在金博洋肩上,吓得小孩儿两三口吞完了包子猛的回身。

        这一回身可就怔住了。

        唤住他的人身着黑衣,显得整个人可靠干练,可上翘的嘴角,月牙湖一般的眼眸又衬得这人无比的温柔。

        可惜了脸上何必要套个面具,半张脸可都没见了。

        从小见了太多容貌出众人的金博洋内心莫名发出一声带有遗憾的长叹。

        “有事吗?”长叹归长叹,金博洋可发誓自己没见过这个让小姑娘们见了用扇子捂脸又忍不住面带娇羞的男子,睁着双亮亮的眼睛和男子对视。

       “阿拉……”他似乎有些意想不到,发出几个音节,略有些迟钝的松开了拍在金博洋肩膀上的手,接着嘀咕的几句话可就不像是金博洋能听懂的了。

       是哪个地方来的人?

       金博洋心里好奇,竟也就不急着走去看猜灯谜,人像一股潮水从他们身边涌过,而他们却像是遗忘了世间纹丝不动。

       “抱歉我认错人了。”
       男子很快调整了过来,向着小孩儿解释,挠挠后脑勺似乎在为怎么道歉而想招儿。

        “对了!作为赔偿你喜欢吃糖葫芦吗?”正好一个金博洋看着眼熟的商贩扛着一束红果子路过,勾的小孩儿注意力都不在人身上了。

        羽生结弦了然,话才刚问出口却已经把商贩拦住付钱取物一气呵成,递给了小孩儿。

       这场面怎么还有点眼熟?

       金博洋懵懵的接过来的稀奇的糖葫芦,稀里糊涂就咬了上去,迷茫的样子令羽生结弦走丢了同伴有些焦躁的心情安静了好些。

       “真是打扰了,我和我的朋友走失了,才把你认错的。”

       “嗯嗯?”金博洋摇了摇头,“没什么,不过好巧我也走丢了。”咧出一颗小虎牙,真就是个小孩。

       “哈哈哈哈——”羽生突然大笑起来,清澈的嗓音如沐春风十分悦耳。一边笑一边把手伸去后脑勺打算解开面具。
       “嘛,我可不是走‘丢’的哦。”
       反应过来的金博洋若无其事的套上斗篷后面毛茸茸的帽子想把脸遮住,又小心翼翼的抬起眼帘透过帽檐上的白绒毛想看他面具下的模样。

        那一举一动都放慢了动作似乎是要给人以足够的时间把这一幕死死刻在心里 。

        而这个人也确实值得金小少爷这样做。

        面具被缓缓移去,俊秀的面庞怕是要吃死整个皇城的少女。

        一眼万年,生生世世。

        面具被完全取下那一刻突然放起了烟花,绚丽多彩,百花缭乱,落下一连串缤纷的灯火在夜空中也落在了如夜漆黑的瞳仁里,流光溢彩,配上突如其来的不知来自哪方的懵懂可比银河还好看些。

       “我当然也不可能是走丢了的……”金小少爷小声念叨着,虎牙在嘴皮子上不停的磨,“既然这样咱俩做个伴一起等人吧,还在冬日里你不冷吗?”

        “那好啊。”羽生结弦有点儿想摸摸小孩儿蓬蓬的帽子,看着就十分温暖的样子。

       “羽生结弦,请多关照。”

       绚烂的灯火哪比得上眼前人的笑颜。

      你应该知道所有的日久生情都是以一见钟情为基础的。

       “金博洋,谢谢你的糖葫芦。”

       这串可比刚刚给小孩儿的甜。

      
      “少爷!”急疯了的家丁已经完全被人抛弃了,跟着出来的柳鑫宇盯着一个方向看了许久用剑鞘敲了敲家丁脑袋,啧了几声。

        “晚啦!你家少爷已经被东瀛来的使者拐跑了。”

      “结弦去哪儿!”
      “结弦的话,”佳菜子眯着眼睛想看的清楚些,“大概致力于怎么拐走尚书府的小少爷吧。”

     
       嘘,这是一场起源于偷跑的缘。


      #你俩就是走丢了别不承认了#

——完——

      这个剧情我自己都无力吐槽。来自睡不着觉的悲催产物→_→小天使太太们看完记得去洗眼睛哦π_π,有想法的话可能有后续,再写几章。

     

     【不对这篇发了我今年元宵节怎么办!】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