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

沉迷花滑无法自拔,爱羽生爱天总。住宿生活跃在周末的午夜里

【柚天】凡人歌(一)

         ✘现代au,手痒痒想写个连载,不过就凭我这大概是一个笑话……

——

      俗话迷路不可怕,可怕在自己家乡迷了路 。 外地念书打拼两年,回家次数一只手都可以数的过来的金博洋茫然的蹲在公交车站,内心对那群把自己骗到从未来过的新城区的损友欲言妈卖批的微笑。尤其是当他无意抬头瞅见了黑沉沉的天空那句妈卖批差点儿就颠覆那张脸的人设脱口而出了。

       没有天理啊!

       天总感受着凛冽的冷风仰天长叹。

       我得罪谁了!

       天总摸着关机的手机欲语泪先流。

       “哗啦——”
      倾盆大雨突然到来,金博洋还没酝酿出眼泪就被老天爷的泪珠打在脸上硬生生的给逼了回去。小跳了几步踉踉跄跄的躲回了公交站,冷风夹杂着冷雨,搞得只穿了一个短袖的小孩儿哆嗦了一下。

       心疼的抱紧了自己。

       羽生结弦抖了抖黑色的雨伞,这雨恐怕还得一会儿才停,得找个地方待着才行。

       “阿嚏!”
     
       可惜前脚还没跨出去,他的耳朵灵敏的捕捉到磅礴大雨中的一丝声音,好奇心加同情心的故,羽生又把脚生生退了回来,探过身子透过朦胧的雨,穿过行人重重叠叠的花伞,肩与肩细微的缝隙真看清了缩在公交站台的一个团子。

       啊拉。

       羽生结弦自己没反应过来,已经撑着个伞步步探到了团子面前。

        “那个——”
       
        羽生结弦听见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心里暗叹自己怎么鬼附身了一样先开口了?但无论怎么说既然已经硬着头皮来了脸上也总要保持着男神般的微笑。无论怎么说那张脸给的人设是不能崩的。

        “嗯?”
       
        金博洋猛的转过脸,黑瞳里装满了疑惑,映着水光闪闪亮亮的。

        顷刻间,时间已然停止,四目相对,行人低着头绕过了他们化作雨水流入积水的街道里,雨滴滴落在只只花伞上,如同一曲静谧温柔的钢琴曲。

        “你没有伞吗?”
    
        清澈的嗓音是最美的配乐。

        黑色的雨伞一半移到了小孩儿头上,成了两人的屏障。
   
        “谢,谢谢……”

       
        有人说过——
 
        所有日久生情的的基础都是一见钟情。

        所有的一见钟情又如一场暴雨来的突如其来而,当事人总是陷进去而不自知。

      

        “呼——得救了!真是太感谢你了!”
        金博洋哈了口气,白雾在眼前结成水珠挂在眼睫上,温暖的咖啡馆真和茫茫大海中的救命孤岛一样。羽生结弦收好伞,在小孩儿对面坐定。

        “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一个人困在那也不是个事……”

        “你好先生,请问你们需要点什么?”四十五度微笑的服务员打断了羽生的话
        “嗯,给他一杯奶茶吧。”

        诶?
 
        金博洋真为是懵逼了,这大街上捡着个男神救了自己一命还要请自己奶茶?
      
       “那个你还好吗?”
       羽生的声音立马唤回来了金博洋。
       “不是,麻烦你了,你还要付钱……”
       “哈哈,不算什么了,”羽生咧嘴笑开“况且你还是个学生吧,也不能让你花什么钱。”

        “哦哦。”此时奶茶已经上来了,金博洋咬着吸管含糊不清的回着,吐槽着奶茶真是甜过头了。

       “学生嘛,咖啡喝多了不好哦。”
       羽生抿着咖啡,眼睛笑成了只狐狸。

       金博洋对着那张脸只能说——认了恩人的栽了。

       雨下的有些小了,金博洋和羽生挥手告别,踏踏的跑出了咖啡厅,去往远方的时候最后回了次头,咖啡馆的招牌在阳光下耀眼的很——

       凡人歌。

       呵,这名字取得还挺恰当。
       金博洋想着。
       他和那个人真的不过是茫茫平凡人中平凡的相遇,碰撞擦出一点音符,一时奏完了连名字也不知道就擦肩过了。

       “维塔,”羽生拿过挂着水珠的雨伞,招过刚刚的服务员。
       “老板。”
       “把这把伞送上去。”
      
       总得有个人努力抓住擦过的肩,告诉他——

       凡人歌可不是几个音符的事啊

——未完——
       文笔完蛋,作死开坑,笑笑就好,顶锅逃跑。

评论(1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