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

沉迷花滑无法自拔,爱羽生爱天总。住宿生活跃在周末的午夜里

【柚天】小镇人家

        ✘听歌听出来的产物,图个乐呵。

            古代向,非常短小。

            坚持在ooc打出一片天。

——

       这小镇子爱下绵绵的细雨,温柔又婀娜,打在青瓦上滴答的声音清脆好听,洗过布了少些风尘的绿叶,绿叶更是剔透,清新了些。金博洋蹑手蹑脚的踏出院子,小心翼翼屏住呼吸一点声响都不敢发出来,眼见自由自在的天地在朝自己招手,兴奋的不住的笑。

        羽生结弦背倚在门上,也不出声,就耍着自己的折扇,哭笑不得的在后面看着小孩儿抖个不停的肩膀,眼见左脚快跨出家门,他也不好在当什么也没看见,眉眼带笑的叹一声气,是满心的无奈,展开的折扇啪的一合,在静悄悄的院子里响的突兀,吓得少年抖了三抖。

       “博洋。”

       金博洋背着羽生结弦,脸皱成了一团,撇撇嘴,委屈上天了,又不得不僵硬着头皮转过身子来,对上羽生结弦似笑非笑的眸子只能尴尬的嘿嘿两声。

       “诶,羽生。”
      
       “去哪儿呢?”
       羽生结弦用折扇在手上打着拍子问道。
      
       你这不明知故问吗?
       金博洋盯着那把打过他无数脑袋的折扇警惕的后退一步,心里这样想着面上可不能表现出来。
        “这不镇上……最近挺热闹的嘛……凑凑热闹……凑凑热闹……”
        眼见那把折扇近了,金博洋猛的弯腰躲过往屋子里躲去,一溜烟跑到飞快,留下羽生结弦摇摇头展开折扇。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
  
      金博洋没精神的趴在桌子上念书,实在搞不明白羽生结弦一东瀛人何必对他的学习这么上心呢。

——

      “羽生?”
     
      “羽生结弦。”
     
      金博洋百无聊赖的在厨房里转圈,羽生结弦就当他不存在一样照样搅着自己的粥,小心吹粥的模样若是被镇上那些小姑娘看了准是芳心暗许,非此人不嫁了。金博洋盯着他这幅模样心里莫名不爽起来,干脆闹得动静更大了。

        “我书背完了,可以出门玩了吧?”
     
        羽生闻此终于抬眼看看白眼快翻上天的小孩,可是不太相信。

        金博洋一急还真就不服气的背出来了。

         “这样啊,还不错。”
         羽生终于停下了动作,拿起了文质彬彬的折扇。这人啊有一身气质和一张脸当真是做什么都好看。金博洋呆愣愣的想着。

        “过来。”
        “哦。”
 
        发呆的少年就这样被公子招了过去。

        “啪!”

        “哎!嘶——羽生结弦你大爷干嘛打我!”

        金博洋捂住脑袋,满脸的气愤,刚刚给羽生结弦翩翩公子的设定统统改成了人不可貌相,而羽生结弦呢,悠悠的放好折扇又盛粥去了。

       “下次别在厨房瞎闹。”

       “哦——”

       拖长了音调是满身的不情愿。

        “啧,”羽生递过碗筷,终究还是投了降。“喝了粥再去。”

       微风轻轻路过,吹散一片雨雾。

——

       果真如我想般短小……

评论(8)

热度(17)